正文 第2281章八窮戮天刀

作品:《尊上

    「小公子!老朽並不想與你動手,更不想出手傷你,還望小公子適可而止,莫要欺人太甚!」

    面對妖魔之子與八位老妖的瘋狂圍剿,血烏老祖一直都在小心翼翼防禦著,除此之外並未主動出擊,甚至未曾還手,一直放低姿態說盡軟話,希望黑山老爺的兒子能夠高抬貴手。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不曾想黑山老爺的兒子根本不給他任何面子,哪怕一丁點也不給,手段越來越厲害,不屑的喝道「哼!血烏,今日不妨告訴你,本少主看上了你的原罪法身,識相的話就把原罪法身讓給本少主,或許本少主一高興就放你一馬,不然的話,今日搶了你的原罪法身,還要抹殺你的靈魂!」

    「嘎嘎嘎!」

    一聽這話,血烏老祖頓時發出陰森的大笑,也不再委曲求全,厲然大喝道「小崽子!老朽勸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今日莫說是你,就是你親爹黑山老妖來了,老祖也不放在眼裡!」

    轟!

    血烏老祖的周身突然燃燒起熊熊火焰,血色霧氣如濃煙般冒出來,滾滾原罪之力更是瘋狂爆發,一瞬間將八位老妖震的口鼻噴血橫飛出去,只見血烏老祖雙掌一推,又將妖魔之子震的後退不止。

    趁此之際,血烏老祖閃身就要逃離。

    「血烏!受死吧!」

    被震退的妖魔之子不知何時祭出一炳刀。

    刀是黑色的刀。

    刀柄上掛著一串骷髏頭,刀身布滿了邪惡的符文,刀尖似若鋒利的獠牙,刀刃看起來如一條毒蛇。

    當妖魔之子祭出這把刀的時候,血氣漫天,煞氣沸騰,整個虛空都仿若受到影響為之扭曲起來。

    看見這把刀,躲在暗處看熱鬧的大行癲僧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驚駭道「八窮戮天刀!他娘的!我說黑山老爺的兒子怎麼敢跟血烏叫板,敢情是手握八窮戮天刀啊!」

    八窮戮天刀是一件先天大道法寶!

    更是一件極其著名的兇器!

    早在荒古時代就曾有高手以這把八窮戮天刀橫掃過八荒,只不過後來隨著荒古時代終結,這把著名的兇器也失蹤了,再後來太古時代的時候,這把八窮戮天刀又重現天地,而當年手持八窮戮天刀的不是別人,正是妖道霸主黑山老爺!

    這八窮戮天刀威力極大,據聞當年是一位殺道老祖煉製出來的,殺氣極其恐怖,曾在荒古時代大殺四方,無人能敵。

    就在剛才血烏老祖已經閃身逃離,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在大行癲僧看來,當黑山老爺的兒子祭出八窮戮天刀之後,血烏老祖如果想繼續逃的話,或許也能逃掉,但一定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如果換做大行癲僧的話,他一定會全力抵擋八窮戮天刀!

    他琢磨著血烏老祖如果認出八窮戮天刀的話,也定然會這麼做。

    果不其然。

    嗖的一瞬間。

    虛空中消失的血烏老祖又現身出來,驚喝道「八窮戮天刀!」

    顯然。

    血烏老祖也認出了八窮戮天刀,而且知道八窮戮天刀的可怕威力,當下根本不敢猶豫,搖身一晃,化作一尊血鼎。

    血鼎看起來就像一座佇立在地獄的血塔一樣,陰森又恐怖,燃燒著血色爆發著原罪。

    說時遲那時快。

    黑山老爺的兒子手握八窮戮天刀已然劈來,不偏不倚正好劈在血鼎的頂端,轟然一聲炸響,這一刀的威力當真是叫人大開眼界,一刀下去,漫天的殺氣盡數席捲而來,如天崩地裂般甚為嚇人,

    轟!

    血鼎當場被這一刀劈的劇烈顫抖,扭曲模糊,發出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脆響。

    咔嚓!

    血鼎甭開一道裂縫,咔嚓!咔嚓!咔嚓!兩道!三道……

    一道接著一道裂縫崩裂開來。

    「厲害!真是厲害!他娘的!八窮戮天刀真是了得啊!」

    大行癲僧雖然聽說過八窮戮天刀的名頭,但從未見識過八窮戮天刀的威力,這次還是頭一回,心中驚嘆不已,他內心清楚血烏老祖的那尊血鼎或許不是什麼先天大道法寶,但被血烏煉製了無數歲月,又是以無數原罪之人的原罪之血祭煉而成,其威力就算比不上所謂的大道先天法寶,也絕對相差無幾,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如今卻被一刀劈的崩裂開來,可想八窮戮天刀的威力是何等恐怖,要知道黑山老爺的兒子這一刀並沒有發揮出八窮戮天刀的真正威力,甚至可能連五分之一都沒有,可即便如此,已是強大的叫人嘆為觀止!

    本以為血烏老祖的血鼎必然會被八窮戮天刀一刀震的潰散消失,讓大行癲僧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也不知裡面的血烏老祖施展了什麼手段,崩裂開來的血鼎一瞬間就像盛開在地獄的血色花朵一樣層層綻放開來。

    重重原罪之力也隨之爆發,一重比一重強大,每一重都如一方原罪世界,不可謂不玄妙,不可謂不屑胡,一陣轟然徹響,竟然將黑山老爺的兒子震的差點握不住八窮戮天刀。

    「好一個血烏老祖!當真是深不可測,這老東西不僅原罪深厚,對原罪的了解怕也非同小可啊!」

    大行癲僧早知道血烏老祖不簡單,只是沒想到這個老傢伙如此強大,原罪之力深厚的超出想象不說,對原罪的了解也堪稱出神入化!

    「米粒之光也妄想與日月爭輝!」

    黑山老爺的兒子怒喝一聲,再次雙手舉著八窮戮天刀砍了過去,似若花朵盛開的血鼎此刻看起來就像一個血窟窿一樣,當八窮戮天刀砍過來的時候,一道血柱從裡面噴涌而出!

    這道血柱究竟是什麼,無人知道,只知其內蘊含著滾滾深厚的原罪之力,當黑山老爺的兒子手持八窮戮天刀觸及到血柱的時候,轟的一瞬間,竟然將他震的口吐鮮血,身體也橫飛出去。

    「少主!」

    八位老妖看見黑山老爺的兒子受傷立即飛奔過去。

    黑山老爺的兒子捂著胸口,嘴裡淌著血,看起來傷勢並不是太嚴重,沒有理會八位老妖,正要衝過來與血烏老祖繼續廝殺的時候,赫然發現血烏老祖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一團團血烏在當空中瀰漫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