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你有病!

作品:《我的完美御姐老婆

    嚴佳佳氣跳如雷,又和張揚鬥了好一番才記起自己過來的目的。書趣樓(www.shuqulou.com)

    「流氓,你這有蚊香沒有?」

    「有是有,可就剩下一盤了。要不今晚一起用?」

    她的飛踢又蠢蠢欲動,深吸一口氣,「算了,我去超市買去。」

    張揚手攔在她面前,拍了拍牆上的管理規定:「女生宿舍門禁時間為晚上十一點。」

    「我這不是要去買蚊香嗎,你放行不就沒事了嗎?」

    「不行!」

    張揚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補充道:「誰知道你是不是借口出去浪。」

    「你!」嚴佳佳看到他小人得志的嘴臉,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你不想一起用,那我就把整盤蚊香借給你嘛。」

    「借給我?」

    嚴佳佳狐疑地看著他,心想你什麼時候有這麼好心。

    張揚也不廢話,直接轉身,翻箱倒櫃一番,把蚊香放她手裡!

    嚴佳佳低頭看著手裡的蚊香,有些愕然:

    「你真的給我?」

    「當然!」

    這一刻,嚴佳佳面對著這個臭流氓第一次生出了絲絲好感。

    「那你怎麼辦?」

    「我有蚊帳,本來就不用蚊香!」

    張揚笑嘻嘻的。

    嚴佳佳撇撇嘴,抓著蚊香轉身就走:「我可不會感謝你!」

    說完,嚴佳佳快步離去,只是不知為什麼,嚴佳佳腦海里再次浮現出了張揚那滿是傷疤的身體。

    **

    第二天早上天色微微亮,張揚在小鳥清脆的叫聲中醒來。

    洗刷一番,張揚搬了張搖椅到門口,翹著二郎腿,目光像是掃描機一般,來回的掃視著前去上課的女孩們!

    低矮的椅子,可以讓他以最佳角度,欣賞女生青春緊實的大腿。

    偶爾還可以趁著半躺伸懶腰的時候,偷窺幾個短裙女生的裙底風光。

    不過張揚偷偷看還不滿足,調笑道:

    「這位女生,你的褲子提起來。**露出來了。」

    「這位美女,你走就走,不要把屁股對著我。要約我請晚上約我。白天不約。」

    「哎!你早餐吃香蕉啊,喜不喜歡吃青瓜?」

    不時惹得女生驚叫連連,一人一個「臭流氓」的笑罵。

    不一會,張揚看到鍾妍和嚴佳佳也從宿舍樓里出來了。

    鍾妍抱著一大堆的三明治,可愛的小圓臉不知道在和嚴佳佳說些什麼,不時微微甜甜一笑,露出可愛小酒窩。

    經過張揚身邊的時候,嚴佳佳面帶不屑地冷哼了一下,扔下一句色狼,挺挺胸膛,傲然從他身邊走過。

    張揚看到她那小樣子,頓時笑了:「瞅你走個道,還昂首挺胸的,別撐了,再撐就一個小饅頭。」

    嚴佳佳腳一頓,白皙的小臉瞬間漲紅!

    看到嚴佳佳暴怒,鍾妍急忙拉了拉她手臂,然後轉頭對著張揚甜甜一笑:

    「管理員,你要不要吃三明治?」

    鍾妍舉了舉她手裡那堆三明治,數量至少也有三四個。

    「好啊,三明治總比小饅頭好吃。」

    「你!」嚴佳佳眼看又要暴走。

    「我們走啦!」

    鍾妍趕緊分了一份三明治給張揚,拉著嚴佳佳便跑了。

    王八蛋!

    臭流氓!

    氣死老娘了!

    遲早有一天,本小姐要帶上調色板,給你點顏色瞧瞧。

    嚴佳佳咬牙切齒,準備著要怎麼給張揚好看。

    **

    校長辦公室里。

    林婉兒處理完早上的校務,伸了個懶腰,誘人的胸部呼之欲出。

    不知道張揚那傢伙對工作適應不適應。

    想到那個混蛋,林婉兒準備去看看。

    「洗呀洗呀洗澡澡,寶寶金水少不了,洗一洗呀泡一泡,沒有痱子沒蟲咬……」

    張揚一邊逍遙自在地哼著歌,一邊大力搓著身上的老泥。

    他正在洗澡!

    林婉兒來到張揚管理的宿舍樓。看到窗口裡沒有人,自己推開了門。

    一進去就看到渾身傷疤的張揚光著身子走了出來:

    林婉兒先是對張揚那一身傷疤一愣,然後往下一看,羞得馬上把頭轉過去,嬌叱道:「討厭!你幹嘛?」

    「老婆大人,啊不,校長大人,你幹嘛才對啊。怎麼,早上就想要嗎?」

    張揚滿不在乎,大大咧咧地走出來。

    林婉兒又氣又羞,「你還不趕緊把衣服穿上。」

    張揚穿好衣服出來,林婉兒已經假裝鎮靜在沙發上坐好,只是臉上還沒消散的紅暈出賣了她。

    她清清喉嚨,「那個,你工作還適應嗎?」

    「不太適應啊,挺苦惱的。美女太多了,都不知道看哪個好。」

    林婉兒翻了翻白眼,反正她也習慣了張揚的嬉皮笑臉。

    「既然你挺適應的,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就準備起身。

    剛才那一幕她還心慌慌的!

    「你就走啊?」張揚用帶著失落的聲音說。

    林婉兒內心沒來由的一軟,臉上卻充滿驕傲:「我就是隨便過來看看。」

    「你不想我啊?」張揚話音一轉,「我昨天可是晚上老想著你屁股的手感,滾來滾去都睡不著。」

    「你!」林婉兒擺出一副正經嚴肅的模樣,「我是校長。」

    張揚嬉皮笑臉地湊過去,「沒事幹校長不是也挺好的。」

    「混蛋!我走了!」林婉兒有些後悔來這裡了。

    「等一下。」張揚叫住她,上下打臉她一番,一臉認真地說,「你有病。」

    「你才有病!」林婉兒反擊道。

    張揚說:「我說真的。我跟老中醫學過一些醫術,在鄉下的時候,隔壁的劉寡婦,張大妞,李壯實家那騷婆娘,什麼月經不調、痛經、不孕不育,這發炎那發炎,都是找我給看好的。我可是光榮的婦女之友。我一眼就能看出你身上的病灶。」

    「你比醫院掃描還厲害啦?」林婉兒雙手抱胸,一臉的不信,「那你說說我有什麼病。」

    「先報幾個癥狀,給你建立下自信心。」

    張揚不急不緩地說,「你胸口是不是時不時發漲發悶,好像有口氣在胸間吐不出去一樣?」

    林婉兒聞言感到有些驚奇,點了點頭,「算你蒙對一個。」

    「饅頭會痛,按著還有硬塊,葡萄還有點黑。」

    林婉兒惱羞成怒,「說!你是不是偷看我了!」

    「怎麼可能!」張揚舉手表示無辜。

    半信半疑之下,林婉兒稍微按了按胸口兩側,摸到硬塊的時候,臉色稍微變了變。

    作為女孩子,多少有些這方面的醫學常識,林婉兒聲音里有些不安,「是乳腺癌嗎?」

    「你胸部有些鬱結,繼續發展下去,來個隨時隨地昏倒也不奇怪,所以也挺危險的。」張揚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這病,吃藥效果不太明顯,這種屬於肌理組織和骨頭方面的疾病,推拿會比較有效。」

    她好奇問道:「怎麼推拿?」

    「胸部推拿,需要一種叫『******的按摩手法。」

    「名字聽著就不正經。」林婉兒轉身準備離開。

    張揚被她淡定的反應弄得有些意外:

    「你不治療?」

    「治啊!等我約個女醫師就去治。」

    言下之意,就是我看穿了你吃豆腐的猥瑣心思。

    「哈哈。」張揚得意的笑,「全世界會這手法的只有我師父和我,而我師父早些年仙游去了。也就是說,全世界就我一個人會**********林婉兒聽了,又是羞又是惱。轉身離開。

    「我就不信,只有你會治。」

    林婉兒沒走出辦公室門口,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身子一軟就歪下來。

    張揚眼明手快,摟著林婉兒小腰抱住。

    同時伸手在在林婉兒飽滿的胸部上按捏幾下。

    好柔!

    好軟!

    張揚一臉享受!

    但是馬上,張揚神情變得有些嚴肅。看來胸部硬塊的發展速度,比起他想象中還要嚴重。

    而這時候鍾妍正好下課回來,看到林婉兒躺在張揚懷裡。而張揚的手正捏著林婉兒的美胸!

    看到這一幕,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

    這……這是哪個高貴冷艷的林校長?她居然躺在了一個男人懷裡!

    而且……而且還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