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妖獸化形

作品:《萬界合流

    「丹辰子?長眉真人首徒?這名字我也從未聽說過,莫非道兄的師尊並非以本名行走於世?」商祝皺著眉頭思考道,以道兄之修為,就算是長眉真人的徒弟,一眾二代弟子,除了那幾位有能耐的之外也無人能夠與之相提並論。書趣樓(www.shuqulou.com)若是說這位道兄為了覥顏峨眉,而甘當三代弟子,這話說出去誰也不信。

    只是這丹辰子,雁過留聲,人過留名,若是在世間行走,怎麼都會有名聲留下,怎麼從未聽過此人。更何況能夠得道飛升,更證就天仙道果,即便是長眉真人其他二代弟子也僅僅是臨近飛升,無一人由此成就。

    「也有此可能。」許仕林點點頭說道;

    「道兄,此次大劫本就因我派而起,為控制火脈,道兄拼著捨棄至寶第二元神,領老道慚愧不已,相比之下老道拼得肉身不全,飛升無望,出一份力。卻沒想到最終卻讓道兄分出一道本命精氣,將我肉身修復圓滿,救此大劫,功德無量,道途有望,其中恩義,已非言語所能表達。」商祝肅然道;

    「老道不才,身無長物,僅有這一脈五行法門尚可,在世間可稱得上一句不錯,便把這傳承盡數傳與道兄,以全恩義。」說話間,商祝自眉心一點,抽出一點金光,臉色煞的一百,向著那天空中的七片玉葉一指,化作七道神光飛入許仕林眉心消失不見。

    「這合沙奇書當中,附帶我八百年對兩儀五行之領悟,有此相助,道兄學習領悟這合沙奇書,當事半功倍。」這一點金光就是百年道行,功行已近圓滿,這一點,就是推遲百年飛升,商祝為此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重。

    許仕林拱拱手,也不言謝,專心吸收轉化地火的力量。

    就在二人一來二去閑聊之間,火勢漸漸控制,兩隻仙鶴飛在商祝身邊,長吟舞動。只見見二鶴高逾常鶴二倍,雪羽修翎,長頸鋼喙,丹頂映日,目射金光,顧盼神駿,十分威猛。

    「商道兄的這兩隻仙鶴倒是神駿非常。朱缺老鬼人品不行,這御獸的手段,端的非同小可。」緩過勁兒來,許仕林盤坐在梧桐樹頂,望著兩隻仙鶴,笑著說道。

    望著兩隻仙鶴,商祝微微搖頭,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之色,「道兄有所不知,這鶴兒,非是真鶴,乃是朱缺的親傳弟子。你們兩個自己與道兄說說吧,若得道兄憐憫,也是你二人之造化。」

    說二鶴側看商祝兩眼,又低叫了兩聲,忽然一躍到

    許仕林身前,俯首低鳴。許仕林先聽嗚聲似人,遠聽只覺凄楚,鶴鳴又急,聽不真切。及至走近相對,鳴聲又緩,細心聽去,分明與人語差不多少,只尖音多些罷了。二鶴口吐人言,說了自己的經歷遭遇。

    原來他們同門師兄弟五人,個個宿孽深重,一學道便誤入旁門。早年遇劫本該慘死,被現在的師父朱缺救去,幾經哀求,才被收錄。拜師之時,朱缺原與五人約定一旦收之為徒,凡百事皆須聽命,日後縱令披毛戴角,赴湯蹈火,俱都不能少違。

    起初十年,五子尚且是人體模樣,每日從師學道,一切由心,毫無拘束,為拜門后最安樂的光陰。

    有一日朱缺忽然從北海擒來五隻仙鶴,說五人修為日淺,不配做他徒弟,五鶴俱有千年以上道行,擒時元丹毫未損傷,命將本身軀殼捨去,附身為鶴,借它原有道力元丹,轉過一劫,便可白得千年修鍊之功,五人入門時早有誓約,朱缺平日雖極隨便,但是言出法隨,心腸又狠,稍有支吾,便生奇禍,除了唯唯聽命,更無其他話說。

    此事就定在半月以後,當時本可以乘隙逃走。一則怯於嚴威,不敢離開;一則又知本門中人必須受過兵解,或在禽畜道中轉上一劫,才能有大成就,何況朱缺也允異日許五人恢復體為人於是安安心心靜等施為。

    誰知朱缺性情乖僻,無論什麼事,想到便要嘗試,因游北海,看見五鶴神駿可愛,已成仙禽,立意收帶回山。偏偏那五鶴不肯馴伏,一時觸怒,乘鶴主人未在,強擒了來。因知鶴戀故主,決不歸順,忽想起洞中五人正可化身,不比五鶴可得,以後用處甚多,並與道號符合。

    那老鬼因此只顧逞那自家私心,並無絲毫師徒情分放心上。五人等到化形為鶴,才看出自家師父心意,雖然不免心中難過,但終究若是不遇朱缺,或許早已經身死魂滅,現在除卻每年有四十九日煉法之期受點苦難外,平日沒什麼苦處,年時一久,也就慢慢心安,仍然效忠,心中並無怨望。

    直到適才商祝與朱缺對陣之時,忽聽朱缺也在下面運用玄功,暗傳心語說「商祝手上持有一件形如日輪的寶物,是我剋星。少時我如不敵,元神捨身逃遁,你們可依次近前去奪那朱輪。能得手更好,即便被那日輪所傷,也無妨礙,你五人原體尚在洞底石穴密藏,立及可以恢複本體為人,最多減卻一點修為,並無大害。」

    五

    鶴也是平日受制日久,對師父很是信服,又以為自家老師從無虛言。心想為鶴已久,難得有此良機重新做人。將此事認作因禍得福,信以為真。果然朱缺元神一逃,就立即拚死上前,結果頭前三鶴相繼為日輪化作飛灰,形神俱滅,后二鶴才知道被師父算計愚弄上前送死。

    當時來勢太急,收勢逃遁已經萬萬來不及,自討這次必死無疑。幸蒙師叔商祝開恩,在危機一發之間,將寶光收斂,才得以苟延殘喘,保的性命。

    二鶴剛剛說完,隔嶺煙氣已斂,只剩一片紫光籠罩嶺上。

    「原來如此!」許仕林點點頭,這方世界對異類壓制太甚沒有三五千年,想要化形成人,做夢吧,北極深處萬載寒妶,修鍊萬年,化形還不完整。金蛛文蛛,成長四五千年依舊是蟲子,這仙鶴,明明有千年修為,但一身戰力卻比不得普通金丹,僅僅比先天圓滿強些。連化形成人都做不到,比起白蛇世界,五百年甚至二百年就能化形成人,相差不能以道理計。

    也就是狐狸種,造天眷顧我,天生幻術驚人,能夠早早幻化成人,而不是變化成人。

    異類飛升,更是近乎絕無僅有。

    「我有一法,能讓你二人直接化形為人,可自由選擇人鶴之間的形態,一身修為絲毫不損,不知你可願意?。」許仕林點點頭說道;

    二鶴對視一眼,心中驚喜難以言喻,這人身自由,但鶴身飛遁極快,且修為高深,若是能夠兼顧這千年修為,其中驚喜令兩鶴難以自抑,連連跪地頓首;「弟子拜謝師叔,不知師叔該如何稱呼?師叔但有所吩咐,弟子無所不從,願銜草結繩以報!」

    許仕林伸手朝著兩鶴眉心一點,頓時一道青光將二鶴籠罩,漸漸青光閃耀,形態變化,兩個白衣少年,出現在許士林身前。

    「吾名許仕林,你二人也算與我有緣,這道化形法門,便由你二人傳承下去。只是此法非同小可,所傳門人,需多了解根性,若是靠此為惡,休怪我劍下無情,令你二人神魂俱滅。」許仕林臉色肅然,冷聲喝道;

    「謹遵師叔法旨。」二少年連忙跪地磕頭。

    「此法,太重了!」商祝皺著眉頭說道,在他這一教中,有轉劫妖物,牲畜,重走一遭煉心的步驟,因此也有著完整轉劫的法門,若是用這轉劫法門和許士林傳下的妖修法門共同使用,那麼便可以輕易得到千百年道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