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看個通宵,百家姓

作品:《大唐第一全能紈絝

    放下手裡的畫本兒,徐惠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開口問道「小昭只帶來這兩本嗎?」

    小昭眨著大眼睛說道「是呀,阿姐。書趣樓(www.shuqulou.com)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翻看幾本。要是帶的多,我怕公主殿下看不完,就不能帶回去了。」

    徐惠想了一下,也猜出這是公主殿下和小妹達成的約定,她要是當著公主的面,要小妹把畫本兒都帶來,恐會讓小妹為難。

    想通之後,徐惠站起身,笑著說道「好啦,畫本兒也看完了,故事也記住了,該是學習的時間啦。」

    下午學習的時間不長,教教詩賦的格式,撫琴的手法,兩個小丫頭便可以自由玩耍了。

    趁著晉陽公主又翻看畫本兒,徐惠把小妹叫到身邊,商量著把畫本兒都拿進宮,讓她翻看欣賞。

    「都拿來?」小昭明顯是不太願意,但面對阿姐,她還不好斷然拒絕,「阿姐,你能都看完嘛?」

    徐惠笑著點點妹子的小臉蛋兒,說道「不能都看完,便留個一天兩天又有何妨?你睡前也不是全部要看,有幾本還不夠?」

    小昭將一根手指含在了嘴裡,低著頭在想可不可以。

    徐惠從脖上摘下一串珠鏈,托在手裡,在小妹眼前晃了晃,問道「喜歡嘛?阿姐送給你了。」

    小昭眼睛一亮,眼珠轉了轉,抬起頭,望著阿姐說道「你是我阿姐呀,要看畫本兒,我便都拿來好了。拿財物來換,豈不傷了姐妹之情?」

    徐惠仔細看著小妹,被這一本正經的小樣兒給逗得噗卟笑出聲來,既想要珠鏈,還不要背上見財眼開的嫌疑。

    她一邊笑著,一邊把珠鏈掛在小妹項上,說道「誰說是換畫本兒,這是姐姐送給你的禮物。快過生日了,你都不知道嘛?」

    小昭抿起小嘴,笑道「我知道,還讓二哥給我準備好多禮物,要是不合意,我就揍他。」

    徐惠颳了下小妹的臉蛋兒,笑道「女孩兒家家的,可不好老是打人。在家裡,齊霖寵著你,要是在外面,就讓人笑話了。」

    哦,小昭點了點頭,心說二哥就喜歡和我打鬧,正正經經的性子,他還覺得沒趣呢!

    徐惠和小昭卻沒注意到,小兕子悄悄地走到殿門處,把她們的話都聽了去。

    小兕子聽得眉開眼笑,心中歡喜,這下子可以看很多畫本兒啦!對,我晚上也要住在冰霞宮,不睡覺,看一晚上。

    ……………

    此時,徐齊霖已經進了皇宮,來到了千秋殿。

    在殿門口,徐齊霖便聽見裡面的說話聲。

    李二陛下好象挺高興,另一個人則是李二陛下所說的「一會兒看不到便要思念」的馬大秘。

    進到殿內,徐齊霖施禮如儀,便把帶來的旋風書呈上。

    李二陛下之所以高興,是松州傳來戰報,牛進達率唐軍前鋒夜襲吐蕃軍營,斬首千餘級。吐蕃贊普似乎一戰而懼,不等唐軍主力趕來決戰,便率軍退去。

    不管是真退假退,首戰獲勝,逼退吐蕃大軍,到底也是一件喜事。

    李二陛下笑容滿面,從內侍手中接過旋風書,只看了封面一眼,便發出一聲驚咦。

    這本旋風書的封皮上是徐齊霖所寫的「百家姓」三字,下面還有幾個小字「兒童啟蒙必修」。

    沒錯,就是徐齊霖給小妹寫的幼兒教材。

    李二陛下若有所思地看了徐齊霖一眼,翻開書閱看內容。

    「李錢孫趙,周吳鄭王;馮陳褚衛,蔣沈韓楊……」李二陛下呵呵一笑,說道「合轍壓韻,朗朗上口,齊霖有心了。」

    嘿嘿,徐齊霖笑了兩聲,心說為了照顧你面子,老子都篡改了。老李排第一,夠意思吧?

    《百家姓》成於北宋,那是老趙家當皇帝,趙就排第一。可見,原作者與徐齊霖也是想法一樣,別找不自在,別讓皇帝老兒挑毛病。

    馬大秘沖著徐齊霖挑了下眉毛,笑得親切。但眨了兩下眼睛,卻傳遞出不明的信息。

    你這傢伙,要不要這麼聰明,能猜出小爺的心思?特么的,你比猴兒還精啊!

    徐齊霖此番前來,當然不是只讓李二陛下看旋風書這麼簡單。《百家姓》相當於《姓氏錄》,是取代《氏族志》的一種嘗試,一個思路。

    況且,徐齊霖這樣做除了表達自己的見解外,還是告訴李二陛下,您超拔擢升我為千牛備身,我可不是光站值那麼簡單,是帶著耳朵聽,帶著腦子思考的。

    這樣可算是不辜負您的期望,也合乎了您要考驗歷練的初衷吧?

    其實,不光馬大秘約略猜出徐齊霖拿出《百家姓》,後面肯定還有什麼說道。連李二陛下也意識到了,這《百家姓》背後恐有深意。

    李二陛下簡單看過,將書交給馬周閱看,抬頭對徐齊霖說道「旋風書便是如此樣式,倒也方便,紙張也不用太長太大。朕准了,便照此刻版印書吧!」

    紙還沒出來呢,著個屁急!

    徐齊霖躬身領旨,腹誹卻很痛快。

    李二陛下沉吟了一下,開口問道「齊霖,你可是對朕重編《氏族志》有別的看法?」

    當然,沒看法誰來獻《百家姓》呢?

    徐齊霖躬身答道「陛下平定四海,統一天下,如今朝中眾臣,皆有功績,皆才能卓著。陛下推重朝臣,以當朝官爵高低作為標準,改定士族等級,實是英明。」

    馬大秘微微頜首,對徐齊霖的分析判斷十分佩服。

    沒錯,李二陛下重修《氏族志》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去除門第觀念,為寒門庶族張目,而是要建立以李氏皇族為首,以唐朝功臣,包括關隴貴族和新興貴族為核心的新門閥體系。

    但一本皇家編訂的《氏族志》而已,對解決問題並沒有什麼卵用。

    崇尚舊族門第的習慣勢力根深蒂固,朝中的大臣魏徵、房玄齡、李勣等人都與山東士族攀婚。山東士族則靠標榜門第、買賣婚姻,仍然保持著一定的勢力。

    徐齊霖口稱英明,但在分析中卻指出了其中的弊端。舊門閥不倒,新門閥又生,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