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章啟程金陵

作品:《都市之仙帝奶爸

    中州市國際機場。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這是江南省最大的機場,也是整個江南的交通中樞。

    每天在這裡來往的旅客絡繹不絕,還能經常看見不少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不過因為今日這場大雪,導致不少航班發生延誤。

    此刻的機場內擠滿了人,到處都是滯留的旅客。

    「這得延誤到什麼時候啊?」

    「是啊,是啊,我都等了六七個小時了,怎麼還不能飛啊?」

    他們一個個唉聲嘆氣,眉頭緊皺,嘴上還在不斷抱怨著。

    好不容易將這些乘客安撫下來,機場的那些工作人員才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金項鏈的土大款衝到人群前,怒吼道:

    「搞什麼,還不起飛?耽誤老子做生意,你們賠得起嗎?老子一分鐘幾十萬上下呢。」

    這名土大款身材臃腫,脖子上帶著一條極粗的金項鏈,腰間的那條愛馬仕腰帶明晃晃的,渾身上下充滿了暴發戶的氣息。

    工作人員的臉色微微一變,知道這類人最是難纏。

    但也只能不斷賠笑道歉。

    「道歉?道歉有什麼用,去把你們管事的找來!」

    土大款這麼一帶頭,大部分看熱鬧的乘客也跟著開始附和了。

    見受到眾人追捧,土大款紅光滿面,面帶得色,站在眾人中間,像一隻驕傲的公雞。

    語氣也愈發咄咄逼人了起來。

    那群工作人員哪裡見識過這種場面,當即就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在這時,機場的門口傳來一陣陣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眾人下意識的回頭望去,只是一眼,就當場愣在了原地。

    只見門口有一群黑衣保鏢推門而入。

    一個個表情嚴肅,渾身肌肉精悍,一看就不好惹。

    這群保鏢一進來,不由分說就攔出了一條空白大道。

    隨後,竟有一群西裝革履的中年人龍行虎步的走了進來。

    「咦?這不是方興業董事長嗎?」

    頓時,有人認出了這些人,不由驚呼道。

    「還有楊山海董事長」

    「這不是江陵市的李福順嗎?」

    「天吶,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們竟然都在機場出現了?」

    眾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之色。

    這些人,可都是江南省跺跺腳震三震的大人物啊!

    他們頓時不敢出聲說話,整個候機大廳內,竟然落針可聞。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這些江南省極為出名的企業家,似是有所默契一般,此刻竟然分別站在兩側,雙手放在身前,微微低頭,彷彿是在等待什麼人?

    看到這一幕,眾人不禁瞳孔猛地一縮,心頭無比震撼。

    究竟什麼人?能讓他們這般對待?

    而這時,一陣清晰可聞的腳步聲從門口響起,在安靜的大廳中顯得尤為明顯。

    來了!

    「唰唰唰」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門口。

    兩側站立的企業家們更是眼睛一亮,臉上的恭敬之色更甚。

    只見門口驟然出現了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

    令眾人有些意外的是,這些大佬們如此慎重對待的人。

    竟然是一對父女?

    直到他們走進之後,眾人才看清楚了這兩個身影的模樣。

    今日的小傢伙穿著一身巴寶莉最新款的米白色風衣,還帶了一副酷酷的墨鏡,將大半張臉都遮住了。

    即便是這樣,露在外面的那小半張臉也足夠精緻了。

    特別是那氣質啊,宛如落在凡塵的小天使一般!

    高貴似不在人間。

    而身旁的秦慕也配合著小傢伙,換上了一身名牌的黑色風衣,同樣帶著一副與小傢伙一樣的墨鏡。

    他的身材本就修長挺拔,此刻帶上墨鏡之後,更是平添了幾分冷傲的氣質。

    這父女兩人一出現,頓時把全場人的眼球都吸引了過去。

    這才是真正的全場矚目。

    秦慕牽著小傢伙的手,似是完全不在意眾人的目光。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們神態自若的穿過人群,向通道走去。

    只留下滿臉獃滯的眾人。

    走過轉角之後,小傢伙那張緊繃的小臉終於堅持不住了。

    她「噗嗤」一聲笑出了聲,然後摘下墨鏡,眨著大眼睛,略帶幾分狡黠看著秦慕,問道:

    「粑粑!我剛才酷不酷!」

    秦慕笑著親了她一口,誇讚道:

    「酷,我的思思天下第一酷!」

    「嘿嘿嘿」小傢伙不自覺的又陷入傻笑。

    但又怕被人看到,她急忙匆匆又帶上了墨鏡,綳著小臉,不苟言笑。

    嗯思思最酷。

    除了粑粑

    直到父女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那群保鏢與大佬們才紛紛離去。

    此時,大廳內的所有人才反應過來。

    頓時人群就炸開了鍋。

    眾人議論紛紛,猜測這對父女的來歷。

    而那名土大款臉色漲紅,額頭上滿是青筋。

    同樣是眾人的焦點與秦慕等人比起來他簡直lo的不能再lo了

    然後,他似是想到了什麼,忽然大聲質問道:

    「憑什麼他們能登機?我們要在這裡等著?」

    聽到這話,周圍人也是愣了一下,然後響起了一片起鬨聲,紛紛要求給一個解釋。

    「是啊,是啊,難道你們機場也搞不公平待遇嗎?」

    「對對對!我要投訴!」

    其實大部分人都不是真心想要解釋,只是心中有些嫉妒而已。

    那名女工作人員眉頭微皺,對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極為厭惡。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面不改色,微笑著回道:

    「是這樣的,那位先生乘坐的是他自己的私人飛機,我們沒有權利管。」

    短短一句話,就把所有人不滿的情緒都給噎了回去。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

    人家的飛機是自己的,包括機長都是人家自己聘的,你要是有本事,你也可以啊。

    瞬間,大廳里起鬨的那些人都偃旗息鼓了。

    尤其是那名土大款,他的臉色尤為精彩。

    他張了張嘴,本來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灰溜溜的低下了頭。

    他雖然在中州市還算有點小錢。

    但是私人飛機這種東西,對他來說,依舊還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畢竟,這玩意不是說你買了一架飛機就行的。

    每年不但要支付機務人員的工資,還要承擔一筆極為昂貴的養護費用。

    這樣一個無底洞,若沒有一定的家底,是絕不可能養得起的。

    他一個土暴發戶,還沒這樣的資格。

    旁邊那些起鬨的人更是覺得面紅耳赤,恨不得把頭埋在地下去。

    丟人

    這事太丟人了

    即便如此,但他們還是不由自主的望著那群身影離開的方向,眼中露出深深的羨慕與嫉妒。

    有錢真好

    隨著發動機的一陣巨大轟鳴聲,這架昂貴的私人飛機開始漸漸從跑道中起飛,眨眼間就衝進了天際。

    進了這架私人飛機之後,才能感受到裡面的奢華。

    寬闊的空間,奢華的真皮沙發,甚至還有一個專門的娛樂套房,裡面連酒櫃,賭桌等等配件都一應俱全。

    與一般的娛樂會所,根本沒什麼區別。

    小傢伙是第一次坐私人飛機,她似乎並不害怕這種感覺,等到飛機穩定下來后,她便立刻重新趴回了窗戶邊上。

    「粑粑,外面有雲朵!」

    秦慕看著她笑了笑,然後看著窗外的雲層起伏,不由思緒萬千。

    時隔多年,他又一次將踏上金陵這塊大地。

    只是今時不同於往日。

    往日那不可一世的葉家,如今在秦慕的眼中,什麼都不是。

    欠婉晴的,欠自己的,這麼多年了,也該和那些葉家人一筆一筆算清楚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問清楚婉晴如今的下落。

    想到這裡,秦慕緩緩閉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