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黑霧深處

作品:《舊世之燼

    「這也是瘟疫病毒的作用之一么?」灰燼看著索婭將那人的臟器逐一從體腔內切下,整齊地排列在一側的地上。書趣樓(www.shuqulou.com)

    大部分臟器都出現了嚴重的萎縮跡象,表面著密布褶皺和深色的斑點……那個襲擊者居然拖著這麼一副身體還能堅持如此之久,不得不說絕對能算是一個醫學上的奇迹。

    「這是一種全新的瘟疫病毒,」索婭輕聲道,「它就好像是一種效用極強的興奮劑一樣。」

    「興奮劑?!……你這麼一說,還真的很像……」灰燼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

    「所以,必須拿到本源樣本。」索婭站了起來,望向了黑霧的深處。

    ……

    越往裡走,霧氣的能見度就越低,索婭和灰燼之間的距離也縮小到了兩米,灰燼甚至都感到從動力甲胄裡面噴出來的灼熱蒸汽打在自己的身上——好在這些廢蒸汽在排出管道之前就經過了冷卻,不然就算隔著防護服都能把他給燙傷。

    「三點鐘方向有動靜,好像是狂化野獸。」灰燼低聲說道,隔著如同濃煙般的黑霧,他也只能影影綽綽地看到一個輪廓。

    「知道,如果它不攻擊我們就不要去驚擾它。」索婭說道,帶著灰燼繼續往前走。

    他們已經進入了皇宮區的廢墟,滿是裂紋的地磚上面依稀還能看到那些精緻的浮雕……在繞過一段近百米長的矮牆之後,灰燼總算是發現了愛德華那群在黑霧裡面「失蹤」的部下。

    這裡似乎是經歷過一場慘烈的戰鬥,黑衣人的屍體橫七豎八地撲倒在地上,蒸汽銃散落在他們的屍體旁。

    那三輛蒸汽坦克也被找到了,只不過其中一輛坦克的履帶被打斷了,而另外兩台的動力系統則是受到了無法修復的損壞,大量的白色蒸汽從引擎之中噴涌而出,和濃黑色的霧混為一體。

    這些黑衣人都是死在了同伴的手裡,正如之前那個襲擊灰燼他們的人所說,瘟疫的感染者在醒來之後就會陷入一種近乎失神的狀態……這種狀態將會保留感染者的戰鬥技巧和生存本能,但卻會徹底扭曲感染者的視野——在他們的眼中,周圍的任何生物都會變得如同怪物一樣可怖,在極度恐懼的情緒驅使下,他們會向一切能夠活動的事物發起攻擊。

    「如果這種瘟疫真的那麼古怪的話……恐怕黑霧區里不會存留多少活口了。」灰燼心中想著,將那些屍體上還沒有用過的備用氣罐都收集了起來,塞進了自己的背包里。

    瑪格麗特她們的壓縮蒸汽十分短缺,她只送給了灰燼兩罐氣體而已,而按照「零四」式蒸汽銃的標準規格,一罐00毫升,六級壓縮標準的蒸汽只能讓蒸汽銃射擊20次到25次左右,而且,伴隨著氣壓的下降,最後幾次射擊的威力將會大幅減弱。

    蒸汽銃雖然具有連射的能力,彈匣的最大容量也達到了六十發之多,但是一罐氣體也就只能支撐不到十次的短點射罷了,至於持續的掃射,那必須得換上一個容量更大的氣罐才行。

    兩罐氣體,最多只能支持一場小規模的遭遇站,而在得到了這批氣體的補充之後,灰燼頓時覺得心裡的底氣足了不少。

    至少,在面對朝著自己撲過來的野獸之時,他就不用為了節省壓縮蒸汽而精打細算了。

    索婭同樣也在搜刮這支黑衣人小隊的資源,不過她對那些裝著壓縮蒸汽的氣罐並不感興趣,她直接用利爪般的手甲撕開了蒸汽坦克的引擎,將其中作為能源的黑金全部都給挖了出來。

    在兩人翻找物資的時候,幾頭豺狗模樣的狂化野獸慢慢圍了過來,它們同樣也被瘟疫給感染了,本就稀疏的皮毛已經脫落得所剩無幾,光禿禿的皮膚上面生長著大量的皰疹,膿液和血水順著它們骨瘦如柴的四肢滴落到地上。

    但灰燼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警惕——如果說這種瘟疫病毒可以榨取生命體內最後的那一絲能量的話,那麼這些感染了瘟疫的狂化野獸,戰鬥力應該要比正常情況下還要強!

    「我對付右邊的七隻,你對付左邊的兩隻,沒問題吧?」索婭已經抽出了一柄長度超過兩米的巨型彎刀,體形如此巨大的武器,之前也不知道被少女藏在了什麼地方——不過從那分節式的刀身來看,這彎刀估計是和瑪格麗特的那柄長矛一樣的摺疊式變形武器。

    「應該沒問題……吧。」灰燼鬆了松自己的手掌,然後又將蒸汽銃緊緊握住……距離他最近的那條豺狗只有四米左右的距離,它只要撲過來就能咬斷灰燼的脖子,而這種畜生,又向來是以速度和敏捷所著稱的。

    「有問題就是有問題,沒問題就是沒問題,什麼叫做應該沒問題?」索婭突然有些不滿地說道。

    「好吧,我沒有問題。」灰燼咬了咬牙,他手裡還端著高射速的蒸汽銃,要是連兩隻豺狗都解決不掉的話,那也實在是太過丟人了一些。

    「嗯,上了。」索婭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已經朝著右邊的七隻豺狗沖了過去,手裡刀落,頓時血光四濺!

    索婭的突然發難同時也驚動到了灰燼面前的這兩條豺狗,距離灰燼比較近的那條瞬間就從地上跳了起來,目標正是他脆弱的脖頸部位,而另外一條則是飛快地繞到了灰燼的左側,伺機而動。

    這種畜生不僅以速度和敏捷著稱,同樣也十分狡猾,而且在狩獵的時候,彼此之間的配合極為默契。

    灰燼當即便扣動了扳機,疾射而出的錐形彈尖嘯著撕開了空中那隻豺狗的腹腔,同時,彈頭上面附帶著的動能也將它掀得倒飛了出去——而與此同時,跑到灰燼身側的那隻豺狗也已經衝到了近前。

    調轉槍口是來不及了,灰燼只能橫過槍身去格擋豺狗的撲擊——但誰知這一隻豺狗卻並沒有像第一隻那樣跳起來,而是緊貼著地面,咬向了灰燼的腳踝!

    灰燼只感到一股巨力從腳踝處傳來,整個人都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至於那條豺狗,則是含著一嘴帶血的斷牙,猛地後退出去了一大步。

    在防護服的腳踝部位,有著用特種合金鑄造的氣密閥,其硬度一點都不亞於重騎兵身上的板甲,豺狗全力一口咬下去,也僅僅只是在上面留下了幾個淺淺的牙印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