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52章天方夜譚

作品:《我的道士生涯

    「哈~~~哈哈~~~哈哈哈!」

    聽見趙小飛的天方夜譚,蘇雨晴尷尬的笑了幾聲,不知該如何接話了。書趣樓(www.shuqulou.com)

    可趙小飛就是個話癆,四處看了看,然後對著蘇雨晴的耳朵,壓低了聲音。

    輕聲道「蘇小姐,實話告訴你吧!我的身份並不是武者,而是一個修道者,也叫修仙者。我會畫符捉鬼,降妖除魔,風水看相,我比那些所謂的武者,可厲害得多了。」

    「神棍???」蘇雨晴沒有經過任何想法,這兩個字就脫口而出。

    「什麼叫神棍啊?我們不是騙人的神棍,而是正宗的道士。」趙小飛很不滿這兩個字,「當然,在我們自己口中,我們稱呼自己為『修道者』或者『修仙者』。」

    「好吧,趙小飛,你贏了。」蘇雨晴簡直被這個趙小飛的牛皮吹得是心服口服了。

    「唉~~~蘇小姐,我很不開心,聽你的口氣,你還是不相信我。把手拿過來?」趙小飛說道。

    「把手拿給你幹嘛?」蘇雨晴遲疑道。

    「既然不相信我,那我當然要露一手了,我給你看看相。」趙小飛也不管蘇雨晴同意不同意,直接伸手把蘇雨晴的手搶了過來,然後開始查看她的掌紋。

    被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握住了自己的手,蘇雨晴十分的不樂意。

    她本想把手抽出來,可趙小飛的力氣出奇的大,抽了兩次都毫無效果,蘇雨晴就放棄了。

    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個趙小飛究竟是不是真的會看相。

    「嗯~~~~蘇小姐啊,你這個命格是好命格,以後你一定會多子多孫、桃李滿天下,而且生活富裕,越來越有錢,也會長命百歲的。」

    趙小飛端詳著蘇雨晴的手掌紋痕,開始說話了。

    可他這麼一說,蘇雨晴就更加篤定他是一個神棍了。

    而且是超級大神棍!!!

    因為,只有神棍會說出這樣的一些哄人的好話來。

    「蘇小姐,我最後要想要提醒你一句,你的命格好歸好,可是卻缺少一位貴人。簡單的說吧!你需要找一個八字很適合你的老公。」

    「嘿嘿~~~~蘇小姐,實不相瞞,我的八字和你就很配,而且是相當的配,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等我娶了端木雪之後,我可以再娶你,你就做我的二老婆,怎麼樣?」

    趙小飛非常無恥的說道。

    「你……」蘇雨晴滿臉黑線,嘴角抖動,渾身發熱,不停地冒汗。

    她把手從趙小飛的那邊抽了出來,加速搖動著草帽,儘可能給自己帶來涼風。

    可是不知為何,這風越大,身體就越是燥熱。

    這輩子見過無恥之徒,可沒見過如此無恥的人。

    這輩子見過厚臉皮的人,可第一次見到這麼厚臉皮的人。

    今兒個,可真是長見識了!!!

    「二老婆?我還沒輪到給別人做二老婆的份!我也不會做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

    蘇雨晴在心中默念。

    但出於禮貌和尊重,她並未和趙小飛吵架,只是心中有點不高興罷了。

    就在氣氛非常尷尬之時,旁邊傳來了一個尖銳的男音。

    「我勒個草的!一個小農民也在泡妞啊?哈哈哈……不過小農民,你這泡妞的技術還算不錯哦!」

    聲音中儘是譏諷。

    趙小飛抬頭,便看見六七個男子來到了自己和蘇雨晴的面前。

    這些人一看就像是弔兒郎當、頗有社會經驗的人。

    為首的那個中年人,約么三十來歲,身高175左右,黑髮平頭,滿臉橫肉,凶神惡煞。

    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他走過來,繼續譏諷道「小農民,你這看相泡妞的本事不錯啊?能不能教教哥哥我啊?如果我學會了,以後也可以像你這樣泡妞,呵呵……這個方法還真是不錯,這以後我泡妞,還真是用得上。」

    這個中年人所說的話,讓趙小飛非常不舒服。

    趙小飛撇撇嘴,有點不高興的說道「這個恐怕不能,想要學這看相的本事,每個幾年十幾年是學不成的,學了也只是皮毛,恐怕也只能騙騙普通人。」

    「切!」中年人不屑道,「就這點看相泡妞的本事也要學十幾年?哼哼,小農民就是小農民,你也太笨了。再說了,哥哥我相信泡妞,但絕對不相信看相,呵呵……給你一點陽光你就燦爛,給你一點洪水你就泛濫,在我的眼裡,這所謂的看相,不過就是一些『神棍』騙人的爛伎倆而已。」

    「我可不是神棍!」趙小飛斜眼看著這個中年人,「我所有的本事,包括抓鬼驅妖、降妖除魔、符籙道法,這些都是真的,如果不信我可以示範給你看看……」

    「得得得,我可不想繼續聽你吹牛筆了,老子有正事要辦!」中年人打斷道。

    說完,中年人轉身看向一旁的蘇雨晴,微微一笑「小美女,認識我嗎?」

    蘇雨晴抬眼掃了一眼,想了片刻,搖搖頭道「不認識。」

    「呵呵呵~~~~」中年人倒是有點耐心,笑道,「老子叫凌天霸,你不認識我沒關係,只要認識後面這個人就行。」

    說完,一個年約二十,滿頭黃髮的年輕人從凌天霸的身後走了出來。

    這黃髮青年約么170,生得賊眉鼠眼,頗為消瘦。

    剛剛看見這個黃髮青年,蘇雨晴就臉色一變,驚詫道「是你!?」

    黃髮青年嘿嘿一笑,道「沒錯,就是我,看來你還沒把我忘記?」

    聞言,蘇雨晴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黃髮青年,是一個小偷!!!

    就在剛才,十五分鐘前,蘇雨晴在火車站大門口時,正好看見這個黃髮青年用刀片劃開了一個老奶奶的口袋,準備偷錢包。

    看那位老奶奶可憐,蘇雨晴便毫不猶豫地制止了這個黃髮青年的行動,並且,當眾喝斥了這個黃髮青年。

    還差點報警。

    黃髮青年不僅沒偷到錢包,還丟了一個這麼大的臉,心中憤憤不平。

    臨走之時,黃髮青年讓蘇雨晴等著,說一定會收拾她,給她點顏色瞧瞧。

    本來,蘇雨晴還以為這只是一句玩笑話。

    但現在看見這個黃髮青年領著凌天霸等六七個人來勢洶洶,便心知不好,危險來了。

    第4章

    「哈哈哈……」

    這時,凌天霸大笑起來了,側眼盯著蘇雨晴,道「蘇小姐,看來你還是記得我的手下李四啊?實不相瞞,我是李四的老大,李四他是替我辦事的,你阻礙他的財路,也就是阻礙我的財路。嘿嘿嘿,蘇小姐,那這個……剛才我們的損失,你看怎麼算?」

    「什……什麼怎麼算?」雖然有點害怕,但蘇雨晴還是挺了挺那對飽滿的峰巒,自己給自己打氣。

    「呵呵~~~蘇小姐,你還學會裝傻了啊?」凌天霸冷哼道,「剛才李四偷……哦不,剛才李四拿的那個錢包,少說也有兩千塊錢,你得賠償我們的損失,懂嗎?」

    「拿的錢包?我呸,臭不要臉!你們那分明是偷,是竊,是盜竊!你們偷別人的錢包,被我舉報了,還想讓我賠償你們的損失,你們還要不要臉了?」蘇雨晴朝著地面啜了口痰,翻著白眼道。

    「蘇小姐,聽你的口氣,你是不準備賠了是嗎?」凌天霸眉頭一緊,有些不高興了。

    「當然不準備賠!因為那錢本來就不屬於你們!」蘇雨晴很肯定的說道。

    「是嗎?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凌天霸眼中閃出一道狠色,道,「蘇小姐,我們借一步說話,可好?」

    「不!!我不會跟你們走的。」蘇雨晴直接拒絕道。

    蘇雨晴的心裡很清楚,一旦她跟他們走,那意味著什麼。

    挨打是小,如果要是出了其他事情,可就糟糕了。

    「呵呵~~~」凌天霸冷笑道,「既然不想自己走,那我只能派你把你帶走了……來人啊,李四,把蘇小姐帶走,當然了,如果她不想自己走,你可以採取特殊行動。」

    此言一出,那個黃毛青年李四便走到了蘇雨晴的面前,微微笑道「蘇小姐,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我們走……」

    「不走!」看見李四還想動手,蘇雨晴急忙冷哼道,「我就不信,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你們還想把我抓走?哼哼!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我就不信你們還想違法犯罪!」

    聽了她的話,旁邊的凌天霸大笑了起來「哈哈哈……蘇小姐,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在這一邊區域,在火車站周邊的這片區域,我黑白兩道通吃,所以今天,你絕對跑不了。李四,快點動手,這娘們長得不錯,今兒個晚上,讓兄弟們都樂呵樂呵,就算是還我們的錢了。」

    「是,大哥!」李四一轉身,面露狠色,直接伸手抓住了蘇雨晴的手臂,將她從椅子上拖了起來,「臭娘們,跟我們走!!」

    「啊~~~!救命啊!救命啊!」蘇雨晴一見形勢不對,趕緊大喊,想要吸引別人的注意,「救命啊,大家幫我報警,有人要把我帶走,我不認識他們,救命啊!」

    不得不說,蘇雨晴還是挺聰明的,她這麼一喊,果然就起到了作用。

    周圍的人群被驚動了,很多人都圍了上來。

    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指指點點了。

    「發生啥事了?」一個不明所以的男人問道。

    「不知道。」另一個婦女回答說,「好像是那伙人想要把這個女孩子給拖走,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那人……那人不是地頭蛇凌天霸么?凌天霸在火車站這一片偷盜搶劫什麼都乾的,而且黑白兩道通吃,這個女孩子被他盯上,這一次死定了!」有知情人驚叫起來。

    終於,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議論之下,大家慢慢地搞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不過,當大家得知了凌天霸是『地頭蛇』之後,絕大多數人選擇了沉默。

    剩下的少數人還在猶豫要不要過去幫忙,要不要報警。

    但是,也只是猶豫,僅此而已。

    真正想要幫助蘇雨晴的人,根本就沒有!

    蘇雨晴有些絕望了。

    她的手,被李四緊緊的扼住了,害怕的她,還在大聲喊叫「哪個好心人救救我,幫我報警!」

    「報警?」李四嘿嘿一笑,「報警也沒用,那那警衛局就像是我們的家一樣,隨隨便便都可以進出。而且,那警衛局的人和我們都是稱兄道弟的,報警他們也不會管的。」

    完了!

    這一次真的是玩完了!

    蘇雨晴的一顆心,跌落到了潭底,冰冷無比。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無意間的一次好心,卻換來了一個危險的回報。

    今兒個如果真的被凌天霸和李四他們帶走,恐怕自己還真的會貞潔不保啊!

    恐懼的蘇雨晴回頭掃視了一眼在場的數十人,看見這個些人一個個冷漠的表情和無情的眼神,蘇雨晴眼眶一紅,差點哭了。

    眼淚在眼睛里打轉。

    是的!

    蘇雨晴真的絕望了!

    難道這個世界上,好人真的沒有好報嗎?

    「走!臭娘們,跟我走!」

    突兀地,李四大吼一聲,用力拉扯著蘇雨晴,和凌天霸等人就準備離開。

    而凌天霸等人,則一個個趾高氣揚,大搖大擺的往前走。

    可是,就在蘇雨晴感覺到非常絕望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清脆的男音。

    「等等!!」

    這個男音只是說了兩個字,但聲音洪亮,就像是一股暖流,衝進了蘇雨晴那冰冷的內心。

    眾人齊齊轉身,就看見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小農民站了起來。

    這個小農民留著寸頭,一身破舊的衣服,還打了幾個補丁,腳下一雙拖鞋上還沾著些許泥土。

    「趙小飛?!」

    蘇雨晴驚訝的叫了一聲。

    「原來是你這個鄉巴佬?」凌天霸也是頗為驚訝,笑著問道,「小農民,你想幹嘛?」

    「你說我想幹嘛?」趙小飛翹著小嘴。

    「我怎麼知道你想幹嘛?」凌天霸可不信,區區一個小農民敢多管閑事,如果他多管閑事,那凌天霸不介意教訓他一頓。

    「嘿嘿~~~」趙小飛指著蘇雨晴,說道,「凌天霸,你們把我的老婆抓走了,你說我想幹嘛?」

    「你老婆?你和蘇雨晴根本就不認識,今天也是第一次見面吧?她怎麼會是你的老婆?」凌天霸臉色一沉,知道這個小農民是要多管閑事了。

    「對啊沒錯!她就是我老婆,剛才答應的,蘇雨晴蘇小姐是我的二老婆。」趙小飛笑呵呵的說道,「不信你問她嘛!」

    凌天霸和李四等人看向蘇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