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51章二女化妝

作品:《我的道士生涯

    第4786章

    阿彩自然要先去叫夜鶯。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來到夜鶯的房門口,阿彩毫不猶豫的就敲響了房門。

    而伴隨著扣扣扣的聲響,房門內還沒有過一秒鐘,就傳來了一個女子的甜美聲音「嗯,是阿彩姑娘嗎?稍等片刻,我馬上起來。」

    「好的,夜鶯聖君。」阿彩抿嘴微笑,點頭之後,隨後便前往下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是蘇媚兒的房間,她就住在夜鶯附近。

    「扣扣扣——」

    阿彩敲響了蘇媚兒的房門。

    聲音不大。

    只是,蘇媚兒的反應,卻是比夜鶯來的慢一點。

    阿彩一連敲了三次,這蘇媚兒才極不情願的問道「誰呀?誰在敲門?」

    「蘇梅聖君,是我啊,阿彩。」阿彩不急,微微一笑,道。

    「是阿彩啊?」蘇媚兒道,「你來作甚?」

    「呵呵……」阿彩微微一笑,道,「是這樣de的,我們族長讓我來請諸位聖君去族長大殿。」

    「去作甚?」蘇媚兒不耐煩,有些懶洋洋的問。

    「去喝酒啊!」阿彩笑著說道,「我們族長都已經把宴席準備好了。」

    「又去喝酒??」聞言,蘇媚兒一愣,似乎有些害怕的樣子,也有些驚嚇,「這……這咱們昨晚喝到快天明了啊?這又開始喝?」

    「呵呵……」阿彩微微一笑,說道,「嗯,您們四位那可是我們公輸家族的貴客,我們可不敢怠慢了。」

    「這……」蘇媚兒猶豫了一下,這才點頭說道,「這……行吧!既然如此那……」

    猶豫了一下,蘇媚兒急忙看向張紫宸、夜鶯和瀟瀟三人的房間,說道,「那你叫了他們幾位么?」

    「嗯……我現在,已經叫了屠龍聖君和夜鶯聖君,瀟瀟聖君,我還沒有去叫,我準備叫了您,再去叫她……≈ap;」

    這話才剛剛說到這裡,就聽見嘎吱一聲,木門開門的聲音。

    蘇媚兒和阿彩齊齊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見穿著一套紅色連衣裙的瀟瀟從房間里走出來。

    瀟瀟滿臉ixiao笑意,沖著蘇媚兒說道「媚姐姐,我早就起床了。」

    「這……好吧好吧!」蘇媚兒可不太喜歡瀟瀟。

    這瀟瀟,穿得如此好看,長得好看,身材又好,又天天和張紫宸呆在一起,即便是沒有發生什麼,那早晚都會發生事故。

    反正蘇媚兒現在,覺得哪個女人都是她的情敵。

    即便是阿彩,也一樣。

    阿彩看見瀟瀟出來了,便微微屈膝,笑著說道「瀟瀟聖君,奴婢正準備去叫您呢!」

    「呵呵呵……」瀟瀟一擺手,道,「其實呀,之前你跟紫……跟屠龍聖君說話的時候,我就已經醒了,而且呀……」

    說到這裡,瀟瀟朝著阿彩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而且剛才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啊??」聞言,阿彩臉色一紅,頓時失措,不知該作何解釋。

    「什麼??」然而,阿彩和瀟瀟的話,卻被蘇媚兒聽在耳朵里,記在眼睛里。

    她覺得阿彩和瀟瀟有什麼貓膩,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便急忙追問道「瀟妹妹,剛才你們說了什麼話?」

    「沒啥。」瀟瀟自然不會把這些話告訴給蘇媚兒。

    一旦將這些事情告訴給她,那等於是在害張紫宸。

    若是讓蘇媚兒知道昨天張紫宸洗澡時候的事情,只怕蘇媚兒現在就會發飆。

    「什麼叫沒啥?」蘇媚兒不信,道,「你們說話隱隱藏藏,遮遮掩掩,分明是有事情瞞著我!」

    「沒呢!」瀟瀟咯咯笑道,「剛才呀,阿彩讓屠龍聖君快點起床,說什麼……還說他們的族長大人,現在特別佩服屠龍,阿彩還說,公輸族長,還想和屠龍聖君切磋一下!」

    「切磋一下?」聞言,蘇媚兒立刻蹙起眉頭,「這……還是不要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沒什麼好的,喝酒就喝酒嘛!」

    頓了一下,蘇媚兒沖著阿彩道「阿彩姑娘啊,你就在外面等等,我洗漱一下,馬上就出來!」

    說著,嘎吱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了。

    看來,她不知瀟瀟實在騙她,對瀟瀟的話算是深信不疑了。

    門外,阿彩看向了瀟瀟。

    瀟瀟朝著阿彩做了一個鬼臉,阿彩苦笑道「謝謝。」

    「切!」瀟瀟擺擺手道,「好了,好了,此事不提了。」

    「嗯!」阿彩微微頷首。

    正說話,又聽見嘎吱一聲,卻是張紫宸的房門打開了。

    只見張紫宸走出來,急忙走到瀟瀟面前,沖著瀟瀟的耳朵笑道「瀟姐,謝謝你,我真是愛死你了。」

    說完,還在瀟瀟的臉上親了一下。

    這一下,讓瀟瀟頓時臉紅,紅到耳根上來了。

    阿彩看在眼裡,但瞟了一眼蘇媚兒的房間,不敢多說什麼。

    雖然她沒有和張紫宸、夜鶯、蘇媚兒、瀟瀟幾個人接觸太多,但是看今天的這個狀況,似乎張紫宸和這三位美女都有說不清的關係。

    而且,在瀟瀟、夜鶯和蘇媚兒這個三個女子之中,似乎瀟瀟是最好說話的人,而蘇媚兒則是最難說話的那個人。

    就這樣,張紫宸、瀟瀟和阿彩三人,呆在院子里,一邊聊天一邊等待。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

    十分鐘過去了。

    二十分鐘過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

    整整一個小時,別說是張紫宸了,就算是阿彩,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好在張紫宸經常和蘇媚兒她們這幾個女人在一起,知道她們每次洗漱和化妝都需要不少時間,故此,他只能隱忍。

    倒是這個時候,阿彩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她瞄了瞄蘇媚兒的房間,然後又瞄了瞄夜鶯的房間,沖著張紫宸,說道「屠龍聖君,這……這夜鶯聖君和蘇梅聖君,不會又睡著了吧?」

    阿彩很是聰明。

    其實她也知道,這女人都是需要化妝的。

    但是,她卻沒有指明說,夜鶯和蘇媚兒在化妝,而是說她們不會是睡著了吧?

    這個語氣,非常委婉,同時,又是在暗中勸說張紫宸,讓他去催促一番。

    對此,張紫宸也表示非常的欣賞。

    他也沒有說破,而是笑了笑,點頭道「呵呵呵……那你們稍等,我去看看,興許她們還真是睡著了。」

    「瀟姐,你陪一下阿彩姑娘。」

    吩咐完之後,張紫宸就撇開了瀟瀟和阿彩,往夜鶯和蘇媚兒的房間走去。

    來到夜鶯的房門前,張紫宸敲了敲門,沖著裡面喊道「鶯姐,你好了沒有?」

    「嗯!馬上好了,你們稍等片刻。」夜鶯並未開門,而是回答說道。

    「好吧!」既然夜鶯都這麼說了,那張紫宸也就很無奈了。

    苦笑一聲,張紫宸就往蘇媚兒所在的房間走去。

    「扣扣扣——」

    和之前一樣,蘇媚兒敲響了房門,並且叫道「媚姐,你好了沒有?人家阿彩姑娘已經等了好久了?」

    「我快好了!馬上就好!」房間裡面,傳來蘇媚兒的聲音。

    「這……」張紫宸啞口。

    萬萬沒想到,夜鶯和蘇媚兒竟然說出同樣的話來。

    「哎呀!等一會兒嘛!就一會兒!馬上就好了!」蘇媚兒有些撒嬌的說道。

    「好吧好吧!媚姐,你稍微快一點,人家公輸族長已經等我們夠久了!」張紫宸加大了聲音說道。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蘇媚兒一連說了好幾個『知道了』,似乎是在說,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無奈。

    張紫宸只能暫時作罷了。

    此時,夜鶯和蘇媚兒都在化妝,這都快化完了,難不成你還去讓她們不要化了?

    這肯定是不行的!

    與其如此,那還不如等她們化完了再說。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張紫宸踱步來到了瀟瀟和阿彩的面前。

    瀟瀟是沒什麼,這個場合見過很多次,更何況,張紫宸和瀟瀟的關係,那是不用說的。

    故此,張紫宸直接就撇開了瀟瀟,而是沖著阿彩,尷尬笑道「阿彩姑娘,你看……要不然,咱們再等等?」

    等,是一定要等的!

    別說是夜鶯和蘇媚兒快好了,就算是她們沒這麼快好,那阿彩也要等。

    畢竟對方是貴客。

    阿彩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特殊的表情,反而還是笑盈盈地說道「嗯!沒事兒,沒事兒,我只是有點擔心族長大人,我這都過來半個多時辰了,指不定他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待會兒怕他老人家自己跑過來。」

    「呃……」這一點,倒是真的。

    阿彩奉了公輸白的命令,前來邀請張紫宸和夜鶯她們這幾個人。

    可是現在呢?

    現在,阿彩在這客院里等了這麼久,等了半個多時辰,那公輸白在族長大殿里,肯定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看著阿彩還在竊笑,張紫宸不由得問道「阿彩姑娘,你們族長,該不會真的會過來吧?」

    「也許會過來!」阿彩說道,「畢竟,我出來這麼久了,待會兒他若是見到我,肯定要訓斥我了,說我招待不好,態度不好之類的……」

    「這……」張紫宸尷尬,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可剛才,他又已經去叫了夜鶯和蘇媚兒,難道現在又去叫?

    正想著。

    忽然,天空一道靚麗的土黃色光芒,鋪天蓋地而來。

    這道光芒,就是一柄飛劍,它從遠處的高空疾飛而來,眨眼之間,就降落在了客院里。

    待得光芒消逝,露出一個身穿華服的、約么五十多歲的老者。

    這個老者,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不小。

    這人,不是公輸家族的族長公輸白,還能是誰??

    剛剛看清公輸白,張紫宸和瀟瀟就有點目瞪口呆。

    這尼瑪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張紫宸就只差驚呼出口了。

    「族長大人!!」

    倒是阿彩,反應最快,不由分說的就急忙來到公輸白的面前,雙手抱拳,微微一拜,喊道「族長大人,您……您怎麼來了?」

    這是明知故問!

    果然,公輸白有些生氣,瞪了阿彩一眼,說道「哼!你說我怎麼來了?」

    「我……」阿彩嚇得不輕,連忙解釋道,「族長大人,我……我錯了。」

    這,就是阿彩的解釋。

    她什麼話都沒說,也沒有說是因為夜鶯和蘇媚兒耽擱了時間,就直接說自己錯了。

    這人倒是不錯。

    「錯了?」公輸白冷哼道,「阿彩,我是讓你來請夜鶯聖君和屠龍聖君她們幾位的,可你現在卻在幹嘛?你這分明是招待不周!我要你何用?」

    果然啊!

    公輸白的斥責,都被阿彩猜到了。

    「族長大人,是奴婢錯了,請您責罰奴婢!」阿彩沒有過多的解釋。

    「責罰你是肯定的!」公輸白冷哼道,「你給我等著吧!」

    公輸白和阿彩的對話,自然被張紫宸和瀟瀟看在眼裡。

    張紫宸同情阿彩,急忙解釋道「公輸族長,還是……還是請你不要責罰阿彩姑娘了吧?」

    「哼!」公輸白瞪了一眼阿彩,隨後又看向了張紫宸,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屠龍聖君,你可不知道啊!這個阿彩,連個奴婢都做不好,我自然是要責罰她……」

    「不不不不不!」不等公輸白說完,張紫宸就急忙打斷他,說道「公輸族長,您這是錯怪阿彩姑娘了!」

    「我錯怪她了?我如何錯怪她了?」公輸白問道。

    「呵呵呵……是這樣的……」張紫宸尷尬一笑,指著夜鶯和蘇媚兒的房間,說道,「公輸族長,其實今兒個大清早,阿彩姑娘就過來了,她非常有禮貌的把我們一個個叫醒。」

    「然後,她還跟我們說了,是您在大殿設宴,要招待我們。」

    「嗯,對啊!」聞言,公輸白點點頭,呵呵一笑,道,「屠龍聖君,你們是貴客,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你們。」

    「這……」這不是重點!!

    這不是重點!

    不是重點!

    張紫宸簡直就要瘋了。

    但他還是強忍著心中的壓抑,說道「公輸族長,我們都知道了,而且也都起床了,可是……可是……」

    又指了指夜鶯和蘇媚兒的房間,張紫宸結結巴巴的說道「可是那夜鶯聖君和蘇梅聖君,她們因為比較注重外表,所以在化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