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六章

作品:《武林靈劍奇緣

    「上次在萬獸山,我們大戰過,當時,他傷的不輕,那是兩個月前的事了,至於現在在哪,還真有些不清楚。書趣樓(www.shuqulou.com)」

    花向海又說「這個畜生,本是處死的,沒想到,奉峰心軟,只是把他丟下了山崖,沒想到,被淮西四子給救了,並且讓他學會了碼子的赤笑功,又練成了綠魔功,真是一招不慎,後患無窮呀。」

    義泉的行為,樁樁件件,天人共憤,只因那時技不如人,才會讓他無法無天,如今,該是讓他受到懲罰的時候了。「花前輩您放心,這事就交於我了,我一定會讓他在您面前懺悔。」

    「我不想再見到這個畜生。」

    白衣郎君理解他的心情說好。

    「對了,我聽說你一直在找八大高手,到目前,大家找齊了沒有?」

    「理論上說,應該找齊了,可惜,,,」

    「怎麼了?」

    「飛客大俠在與一枝花一夥的決鬥中受了重創,掉下了山崖,想必傷的不輕,但我們趕去找人,卻不見人,下落不明。」

    花向海思索一下說道「不見身體反是好消息。對了,一枝花是何許人也?」

    說起一枝花,倒是忘記了告訴花前輩,告知他,他一定很吃驚,得細細給他說。說道「在萬獸山,我們被獨孤劍追趕,無處可走時,在山洞內,無意間發現,一邊岩石屬於冰冷,一邊岩石則是潮熱,斷定岩層不厚,定能劈開一條出路,於是發功向兩邊打去,沒想到,讓我們打開了一條路。原來,它是一間密室,裡面布滿了奇幻,製造出幻覺,好似讓你步入了被人追殺的境況,兇殘之際,其實,是幻境,最終自殺。幸得我百毒不侵,抵擋了晃葯功能,打碎了牆上那幅畫,才讓大家脫離了危險。那幅畫打破后,熱能衝天,幾乎窒息,原來,是有岩漿池在不遠處。獨孤劍的追趕,顧不得危險,只好拚死一搏,前進也是死,後退更得死,只好選擇前行還有希望,好的一點,讓我們克服了困難走出了困境。最後,到了王妃墓。此王妃,就是曹操原配之墓,而她的前身則是魔族公主一枝花,我說的一枝花,就是她。」

    花向海表現的不可思議,但聽到的奇異事情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今日既是白公子親自開口,想來不是虛假,子虛烏有。「那一枝花在哪?」

    白衣郎君得意洋洋的說道「這個魔頭,借屍還魂,已被我在洛陽消滅了。」

    花向海表現的驚訝「原來,洛陽大戰史思明是你呀,厲害。好。可惜,不是唐王朝的將士。」

    看來,花前輩憂國憂民,是在盼大唐的將士儘快反攻。「告訴您個好消息,太子殿下已經去了川西,之前,把反攻路線已經規劃了,我想,全面反攻的日子不遠了,」

    這就好。

    白衣郎君想到花兒之事問道「前輩,我去了飛鏢門,門主已經死了。」

    花向海高度緊張「怎麼死的?」

    「是遭人暗算的。」

    「門內其他人沒事吧?」

    「沒事,安然無恙。」

    「這就好,,,,」

    觀察了他的表情,分明很緊張,看來,自己的判斷完全正確。那麼,還是趁熱打鐵。「前輩,花兒的眼神好像一個人。」

    花向海意識到這小子已經掌握了此秘密,也罷,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你小子夠聰明的。至於細節,我就不多說了。你明白。」

    白衣郎君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麼大的事,自己竟不知道,讓他們打探消息太大意了。

    「前輩,我還有一事請教。」

    「說吧。」

    「當年,柳一刀召集江湖門派到了柳州,相關雁形變秘籍,之後,相互殘殺。這事,你應該有印象吧。」

    「想起那事,我也是納悶,要是得了武林至尊的秘籍,為什麼還要招搖撞市,大張旗鼓的宣揚呢?分明,是個陣。所以,我沒有去,再說,我那個時候正在練功。」

    白衣郎君奧了一聲說「前輩,我還有一事不明。」

    「請講。」

    「最近,江湖上出現了門派之爭,死傷無數,屍橫遍野,依你看,該是什麼情況。」

    「你看不明白?」

    「我的看法是,應該不是門派之爭。」

    「奧,說說想法。」

    「因為,我們在朔方發現了一批神秘的裝備。」

    「你的意思是?」

    「有一批神秘組織存在。」

    花向海再也隱藏不住自己的做法了說道「其實,我也在查探這個神秘組織。」

    「有何發現?」

    「我還沒有確切的證據,只是推測。」

    根據白衣郎君的消息,花向海知道,再不能等下去了,有些事應該在他們未雨綢繆時就應該堵截。「對了,八大高手你已找齊,我想會會他們,可否?」

    自己正有此意,真是一拍即合。「當然行了。在哪匯合。」

    花向海想了一下說道「就在中山寨吧。」

    岳海叫好說道「師父,太好了,這下,終於解放了。」

    此時,時辰已是辰時,黑度白,瞌睡蟲總是無時不刻的侵入。

    花向海看出大家的睏倦說道「就在此稍加眯眼,待天明離去吧。對了,你們準備去哪?」

    「柳州行,沒有結論,唯一的存活者也死去了,看來,這個神秘組織夠大。殺了當事人,盜走了夜明珠,一來,掩蓋一個事實,二來,是想知道,夜明珠真正的秘密。那麼,應該是繼續查下去了。」

    花向海此刻覺得,是不是將自己知道的信息應該告知呢?心裡疑問起來,可是證據不足,因此,沒提。「如何查?」

    是呀,毫無信息怎麼查。白衣郎君陷入了僵局,看向了花向海,是問他要個答案。

    「此事迷局太深,急不得,這樣吧,你回朔方,幫忙郭子儀,我這要是有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你。」

    在迷霧中,或許,也該如此。

    笑哈哈看著被吸乾的孩子於心不忍,可是沒有辦法,要是不然,自己的父母親之仇難以報得。可恨六門約的人,可恨八大高手,發誓,不殺他們枉為人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