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陰魂不散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咦!居然是明心水母,這東西一般都在墨海域深海之中,怎的今日竟然浮出水面來了?」石穿空見狀,目光微微一凝,驚訝叫道。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韓立聞言神色頓時一變,大聲疾呼道:「快走。」

    說罷,他便周身金光一亮,一步橫跨而出,體內真言寶輪急速逆轉,一把抓住還正在疑惑中的石穿空,身形一閃而逝。

    兩人身形高高掠起,那水母就已經撞在了烏鯨身上。

    緊接著,就聽「轟隆」一聲巨響!

    那白色水母周身瑩光大放,竟是直接爆裂開來。

    與此同時,那頭巨大烏鯨體內也響起一陣悶雷,猛然炸裂開來,其體內大小骨骼竟然全都剝離血肉而出,爆射著追刺向了韓立兩人。

    韓立兩人飛入高空之後,立即一個返身,各自抬起一拳朝著下方虛空之中砸了下去。

    「轟」的一聲巨響!

    一青一銀兩道巨大拳影轟然砸落,與那帶著粉紅血肉的白骨撞擊在了一起。

    兩道拳影同時爆炸而開,連帶著那些烏鯨白骨一同炸裂,化為了一片白色齏粉。

    不等韓立兩人看清楚跡象,那白色齏粉之中,有一道白色人影急掠而出,手掌在虛空中猛地一揮,就有一層白色光幕擴張開來,將韓立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緊接著,光幕之中白霧瀰漫,升起陣陣陰森鬼氣。

    遠處一片迷濛景象之中,一座座高大塔狀建築升騰而起,朝著四面八方鎮守而去。

    韓立與石穿空身處其中,不禁神色大變。

    「兩個小雜碎,道行不高,心眼兒倒是不少,害老夫一通好找。不將你們挫骨揚灰,難解老夫心頭之恨!」這時,一個嗓音傳來,聲音有些忽遠忽近,飄忽不定。

    「糟了,是照骨那老鬼追來了,還真是陰魂不散。」石穿空心中暗暗叫苦。

    韓立聞言,雙目之中紫色華光驟然一閃,九幽魔瞳瞬間開啟,朝著四周環顧而去。

    這一看之下,他的頭皮不禁一陣發麻。

    只見四周八個方向之上,各佇立著一座白骨京觀,每一座都有數百丈之高,上面一顆顆白森森的頭骨密密麻麻堆疊,眼窩之中全都亮著幽綠鬼火。

    八座京觀頂端上的一顆頭顱皆與眾不同,非是通體晶瑩如玉,便是整個燦然若金,看起來生前皆是修行得道的高階修士。

    它們之間明顯有著某種隱秘聯繫,彼此之間構成了一座詭異古怪的陰骨大陣,從中傳出陣陣陰寒之氣,令韓立兩人都覺得體內仙靈力的運轉都受到了影響。

    面對一位盛怒已極的大羅境修士,韓立自然不敢大意。

    他手掌一揮,一層金色光幕隨即擴張開來,將方圓數百丈的範圍籠罩了進去,試圖減緩隱含氣息的侵蝕。

    然而,在他的時間靈域之內,那些白霧流動的速度明顯減緩,但空氣中的溫度卻是越來越低,光線也是越來越暗。

    「今日,老夫且看你們還能往哪裡跑。」

    伴隨著一聲怒吼,便有陣陣水浪翻滾之聲響起。

    韓立低頭望去,就見身下方的濃霧之中,竟然有道道血紅光芒亮起,在那漆黑的海面之上竟然憑空生出來了一座方圓百丈的煉獄火坑。

    火坑之內黑煙滾滾,裡面好似有岩漿翻騰,卻令人感受不到半點熱浪。

    岩漿之中,一具具無頭的白色枯骨,層層疊疊地在岩漿之中無謂掙扎,想要爬出火坑之外,卻不過是一個壓過一個,接連沉入岩漿中的凄慘景象。

    可是就在這時,周圍八座白骨京觀之上,那八顆與眾不同的頭顱顛頂之上,同時亮起一個類似佛家真言的符紋,京觀上的所有頭骨就好像是活了過來一般,紛紛顫動起來。

    其本就鬆散的頜骨上下打顫,響起一片詭異而密集的「咔咔」聲。

    下方的煉獄火坑,也就隨之劇烈震顫起來,原本只是平靜冒著氣泡的岩漿,此刻竟然液面飛速抬升,大有了噴薄而出的態勢。

    那些隱沒其中的無數枯骨,自然也隨之水漲船高,朝著半空中升了上來。

    韓立眉頭緊皺,神色凝重,此刻他已經無心去思量,為何照骨真人能夠找到他們二人,並潛藏在明心水母之中,只想著該如何才能應對脫身。

    「厲兄,照骨老鬼的枯骨靈域十分厲害,是真正能達到造物境層次的靈域,這下可有些糟糕了。一會找機會我們分頭逃命吧。」石穿空開口道。

    「這老傢伙看來早有預謀,此番要逃可不容易了。」韓立苦笑了一聲,說道。

    造物境靈域過往他也曾見識到過,但像今日照骨真人這般給他如此強烈壓迫之感的,卻實屬第一次。

    石穿空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面色變得難看異常。

    「來了。」韓立目光驟然一縮,開口喝道。

    隨著這一聲起,下方的煉獄火坑終於徹底爆發開來,血紅色的岩漿終於噴涌而出,裡面無數具無頭白骨飛射而上,朝著他們兩人直撲而來。

    血光之中,所有枯骨竟好似全都活了過來,一個個舒展筋骨,發出陣陣「咔咔」聲響,手裡抓著一根根白骨煉成的兵刃,無聲沖向兩人。

    「域靈?莫非這老鬼已經將靈域凝練至了化靈境?」石穿空驚叫一聲,手掌一翻之下,連忙取出一柄黑色戰刀,握在手中。

    韓立眼中紫芒閃爍不定,隨手一揮之下,身旁一道銀色光門亮起,蟹道人神色漠然地從中一跨而出,來到了海域之上。

    「竟然還有洞天之寶,看起來這次多少倒是能補償回來一些了。」照骨真人的聲音不知從何處飄了過來。

    「從氣息上看,這些東西似乎只是道兵,並非域靈……或者說是類似於域靈的道兵……」韓立充耳不聞,開口對石穿空說道。

    說罷,他看向蟹道人,沖其點了點頭。

    後者隨即手掌一翻,掌心之中浮現出一隻青色葫蘆,將之傾倒向下,猛地拍擊在了底部。

    伴隨著一陣青光亮起,葫蘆口處一道光芒閃過,無數金色豆粒從中飛射而出,如落雨一般灑向下方。

    只見虛空之中,一道道紫金光芒不斷響起,所有金色豆粒之上電芒纏繞,紛紛光芒一閃地化作了一個個丈許來高的紫紋金甲道兵。

    其面上容貌全都一般無二,臉上線條也都顯得有些生硬彆扭,唯獨一雙眼眸之中竟然猶有神光暗藏,看起來頗有幾分靈性。

    在其體表之外,全都穿著一件生有紫色紋路的金色鎧甲,將周身所有要害全都庇護了起來,樣式古樸,花紋繁複,看起來充滿了沛然正氣。

    所有道兵也不需要人指揮,一個個掌心之中皆是亮起了一道道紫金兩色電光,先是如羽翼一般張開成網,繼而又很快收縮凝聚成了一桿桿樣式各異的雷電兵刃,從周身之上蕩漾開來陣陣強烈的雷霆氣息。

    數千名道兵剛一顯化完成,下方的無頭白骨也都紛紛沖了上來,兩支軍隊一上一下,迎頭對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一陣耀眼的電閃雷鳴聲中,數千道紫金雷電從道兵手中升起,同時炸裂開來,就如同一場人間煙火映照夜空,絢麗到了極點。

    韓立目光掃過,就見電光所至之處,所有白骨紛紛斷裂散架,墜入下方的煉獄火坑中,被滾滾岩漿吞沒了進去。

    虛空白霧深處,一抹白色虛影略微一滯,有些驚訝地輕「咦」了一聲,隨即身形又一陣飄移,消失在了白霧之中。

    韓立心生感應,目光移向那片虛空,但卻只見舞氣流動,空無一物。

    「照骨老鬼這隻老狐狸,雖有大羅修為,竟也不肯貿然接近我們,看來我們的底細他早已摸清了。」韓立傳音說道。

    「時隔這麼多年,我們的消息只怕早已經在聖域滿天飛了,他知道了倒也不奇怪。這些時日以來,厲兄在勤勉修行,我也沒有閑著,只是受限於境界無法突破,才難有大的作為。只要我們能夠突破出這枯骨靈域範圍,我就能發動一個空間秘術,將你我瞬間帶離此處。」石穿空傳音回道。

    「據我所知,造物境的靈域與尋常靈域不同,其能夠強化靈域空間附帶的法則屬性,想要突破出去恐怕很難,況且照骨那廝還身藏暗處,就更加不易了。」韓立傳音道。

    「厲兄若有辦法破掉一座白骨京觀,我便能損耗一些精血,嘗試強行發動秘術,從那處缺口遁離開去。」石穿空略一遲疑,說道。

    「看來也唯有如此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下方道兵之中又傳來一陣騷動,韓立低頭望去時,就見之前飛落回了煉獄火坑中的斷骨竟然全都重新組合,一個個盡數復原,再次衝上來與道兵交戰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火坑內一隻巨大的白骨手掌突然探出,一把抓住火坑邊緣,向上奮力一攀,猛地衝出了火坑之外。

    其完整身形露出岩漿之外,竟赫然是一個生有四臂,高逾百丈的巨大枯骨,其同樣沒有頭顱,只是身上骨骼之外,盤旋著一團團血紅火焰,手中還握有四柄骨制長劍,上面刻有陰文,密密麻麻,無法看清。

    四臂巨骨雙腿一蹬,身形就急速拔高,一下子就沖入了道兵軍陣之中。

    剎那間,數百道兵將之團團圍住,手中兵刃紛紛朝其劈砍下去,其上便有一道道紫金雷電噴涌而出,擊打在了四臂巨骨身上。

    只見巨骨周身血芒一亮,所有血紅火焰漲大開來,化作一道血光鎧甲,上面不知有何種古怪力量,竟然將所有雷電都阻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