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接頭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朝聖?」蛟十六放下酒杯,不假思索的問道。書趣樓(www.shuqulou.com)

    蛟九眉頭一皺,瞪了蛟十六一眼。

    蛟十六臉上微露出懊惱之色,顯然也意識到了什麼。

    「朝聖,自然是去……」店小二正要回答,臉色忽的一變。

    「你,你們竟然不知道朝聖……你們是外來……」店小二厲聲喝道,正要做什麼。

    兩道晶光一閃即逝的沒入了店小二的腦袋。

    店小二的聲音戛然而止,雙目浮現出迷濛的神色,頓時被控制了神魂。

    韓立雙目浮現出淡淡晶光,直視著店小二的眼睛。

    幾乎在小二大喝的前一刻,蛟九雙手連彈之下,使得整個雅間早已被一層淡淡藍光籠罩,半點聲音也無法傳出了。

    「抱歉,我……」蛟十六臉色微紅。

    「無妨,還好蛟十五動作快。」蛟九擺了擺手。

    「說吧,什麼是朝聖?」韓立眼中晶光閃爍。

    這是一種迷魂小法術,因為不能使用神魂之力,威力很弱,不過眼前的店小二隻是個凡人而已,自然也足夠了。

    「朝聖是從古至今綿延的傳統,每隔一甲子,各個城池之人都會在城主帶領下分批前往聖城紅月城,聆聽聖主大人教誨,這一年也被稱為朝聖年。」店小二機械的回答道。

    「既然只是去面見聖主,為何要帶上所有財物細軟,像是遷徙一般?」韓立繼續問道。

    「因為所有人都想要成為被選中之人,聖主自會對那些幸運之人降下福澤,賜予他們更加肥沃的土地。」店小二毫不遲疑的回答道。

    「被選中之人是什麼意思?沒被選中的那些人呢?」韓立又問道。

    「能被選中之人無一不是最為虔誠的信眾,這可是最無上的光榮……沒被選中之人,只能回到自己原本的城中。」小二說到這裡,一臉的羨慕之情。

    韓立三人聽聞此話,互望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幾分詫異。

    原來那些空城是這麼回事。

    店小二口中的聖主,八成便是那位紅月島主公輸鴻了。

    「關於聖主,你還知道些什麼?」蛟九問道。

    「聖主大人賜予我們富饒的土地,世世代代護佑我們平安……」店小二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不過對於韓立他們,都是些沒用的信息。

    「你們似乎對外來人很是敵視,這也是聖主的教導嗎?」韓立搖了搖頭,打斷了店小二的話語,繼續問道。

    「是!外來之人都是海外邪魔,覬覦我們紅月島富饒,一經發現,必須立刻通知城主,將他們統統誅殺。」店小二繼續茫然的說道,話語中透出一股冷厲氣息。

    蛟十六輕哼了一聲,蛟九則面露一絲沉吟之色。

    韓立眼睛微眯,心中念頭急轉,又詢問了幾個關於紅月島主,也就是聖主的問題,可惜這個店小二隻是一介凡人,知道的實在不多,也沒有問出多少東西來。

    韓立示意蛟九收起了雅間內的藍色光罩,口中低低誦念了幾句咒語,眼中浮現出一片晶光,一閃而逝。

    店小二身體猛地一震,眼神隨即恢復了清明,有些茫然的朝著周圍看了看。

    「好了,這裡沒你什麼事情,下去吧。」韓立平淡的說道。

    他剛剛施法抹去了店小二之前的一些記憶。

    「是,三位客官慢用。」店小二腦子裡還有些朦朧,賠笑了一聲,退了出去。

    「原來那些空城竟是這麼一回事,倒是我們多想了。」蛟十六笑了笑,說道。

    「從此人口中,倒也有一些信息值得推敲。既然城中之人都動身去朝聖了,那不就是說,紅月島主如今應該就在那所謂的聖城紅月城中,接受朝聖?」蛟九沉吟著說道。

    韓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腦海中不由浮現蛟三給他們的那張關於紅月島地圖的玉簡中內容。

    那地圖很是簡略,標註出的城池並不多,不過裡面確實有一座城池名為紅月城,只是距離天水城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恐怕這些凡人若要去朝聖,應是有高階修士通過什麼特殊手段攜他們前往,否則以他們的速度,終其一生也未必抵達的了。

    「你們說,我們是否要與其他人通一通氣?」蛟十六臉上也是一喜,顯然想到了同樣的事情。

    「依我看來,我們如此輕易便得知了這個情報,無常盟的人不可能查不到吧。他們彙報的紅月島主可能身處的幾處地方既然沒有紅月城,應該有什麼緣故才對。畢竟剛剛店小二的話,也可能是世俗間的流言而已。」韓立想了想后,如此說道。

    「我們還是按照計劃,先去天水城,找到盟內潛伏之人再做打算。」蛟九點了點頭道。

    三人商定后,很快悄然離開了安城。

    接下來的行程中,三人又途經了不少城鎮,其中同樣有不少空城,幾乎佔了兩三成的樣子。

    已經知道這些空城的緣由,三人便沒有再在沿途逗留。

    三日後,一片綿延千里的平原上,佇立著一座高逾十丈的黑色雄城。

    城外良田千頃,被一條通往海邊的大河分出的數道支流包圍,分割出一塊塊大小形狀不同的田區。

    大河的一道主要分支,被人工開鑿的河道牽引著,穿過一片青色稻田,將整座城池環繞,形成了一道寬逾十丈的護城河。

    此刻正值清晨,通往城內的弔橋尚未放下,城外則聚集著成百上千的普通百姓,他們大都或是肩扛手提,或是擔挑車推著許多鼓囊囊的貨物,等待著城門打開。

    在人群當中,有三名身穿布衣,頭戴斗笠的身影正挨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此地的普通農夫一般,很不起眼。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一路潛行至此,並幻化了容貌的韓立三人。

    初升的旭日,剛剛映照在城頭鐫刻的「天水城」三個大字上,城內就響起了一陣洪亮的鐘鳴聲。

    緊接著,城牆之內傳出一陣「扎扎」的機括運轉之聲,厚重的弔橋在粗壯的黑鐵鎖鏈吊動下,緩緩降了下來。

    早已經等候多時的人們,開始踏上弔橋,朝著城內魚貫而入。

    城下只有一座高大門洞,兩旁各有數名元嬰期修士值守,為首之人更是擁有化神期修為,皆是一身深藍色長袍,胸前銘刻著一輪血色的彎月。

    韓立雖然不能動用神識探查,但他心知城內必定還有其他修為更高之人坐鎮。

    經過幾座城的觀察來看,這紅月島與其他島嶼一樣,修士和凡人混居於城中,這些凡人似乎也習慣了修士的存在。

    只是島上的元嬰期及以上修士似乎都穿著這種血月藍袍,看起來倒像是某個宗門一般。

    走入門洞后,韓立見頭頂有微光亮起,稍稍仰頭打量了一下,就看到上方的磚石之上,鐫刻著一副八角形的陣法圖案,正中處還鑲嵌著一面圓形銅鏡。

    銅鏡之內正有一道淡紅色的朦朧光芒灑落而下,將所有經過其下方的人都籠罩了進去。

    只是掃了一眼,韓立就大致猜出了這陣法的作用。應當是用來探查故意隱藏身份修士,防止其偷偷潛入城中的。

    以韓立如今的眼界來看,這陣法並不如何複雜,也談不上多高明,大乘期以上修士花些功夫,就能將之屏蔽而不被察覺。

    不過,以大乘期以上修士的氣息之盛,若無特殊法寶加以掩蓋,恐怕不必經此一遭,只要初登此島,必然被察覺。

    韓立他們本就修為不菲,加上臉上所戴的玄妙面具,倒不用擔心這些。

    三人坦然隨著擁擠的人流,一點點朝著城內挪動,經過陣法下方時,銅鏡中的光芒只是略微閃動了一下,便又恢復如常,顯然是將幾人當做了普通凡人了。

    進得城內,人群開始朝兩翼分流開來,城中的景象逐漸鋪展在了幾人眼前。

    只見他們正對的大街之上,市肆遍布,商賈如雲,街旁兩側的房屋上,到處都掛著商家用來招攬生意的旗幟幌子。

    不過,由於這會兒時間還是太過早的緣故,許多商鋪都還未開門迎客,青石鋪就的大街上,除了剛進城的百姓外,並沒有太多人。

    只有一些早茶鋪子已經掃撒乾淨,敞開著店門,迎接著食客。

    這座天水城遠比之前見過的任何城要大,東南和西北走向的兩條大街,將整個城市劃分成了四個大城區。

    韓立三人沿著城中大街來到城南區域后,轉入一條狹窄小道,走了約莫大半個時辰,七拐八拐地來到了一條偏僻巷弄。

    巷子之內十分安靜,為數不多的幾座院落皆是大門緊閉,沒有半點聲音,也看不到半個人影。

    三人來到巷弄最深處的一座普通宅邸前,腳步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蛟九上下打量了一眼宅邸暗紅色的大門,點了點頭道。

    此處宅邸乃是先前潛入紅月島的無常盟成員,開闢的一處秘密據點,他們幾人來到此,便是與之匯合併獲取情報的。

    蛟十六聞言,上前幾步,像是普通百姓叩門一般,抬手以兩短一長的節律,輕敲了幾下門上銅獸口中的銜環。

    結果幾聲沉悶的聲音響起后,院內卻沒有半點回應。

    韓立心頭微異,本想以神識探查一番,但想起之前蛟三的警告,不可妄動神識。

    蛟十六和蛟九當然也似乎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但顯然也有著和韓立同樣的顧慮,沒有動用神識的念頭。

    前者回過身來,目光猶疑地與身後兩人對視了一眼。

    韓立眼睛微眯了一下,沒有說話。

    蛟九則略一沉吟,給二人做了一個準備作戰的手勢。

    就在三人準備行動之際,門內卻突然傳來一陣鈴鐺搖晃聲,是按著約定好三長一短的節律搖動的。

    三人微微一怔,循聲望向大門。

    蛟十六略一沉吟后,接著手上力道略微加重,快速拍擊了三下門環。

    片刻后,暗紅色的大門「吱呀」一聲,向內打開了一道一人寬的縫隙,從中露出了一名闊面重頤的中年男子腦袋。

    「進來吧」

    那人打量了一下門外三人,壓低聲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