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血色空間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韓立打量了那名闊面中年人一眼,發現其用以示人的面目,顯然也是通過無常盟的面具幻化出來的。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以此面具幻化的容貌雖看似與常人沒什麼特別,但在同樣佩戴面具之人面前,卻能感到面具之間的一絲微弱聯繫,這也是無常盟成員之間互相聯繫的憑仗。

    蛟九與蛟十六也發現了這一點,當即依次從那道門隙中跨入了院內。

    韓立略一猶豫后,也跟了進去。

    闊面男子等三人都進入院子后,朝門外探頭張望了一眼,這才再次合上了門。

    這間院子約莫有百餘丈大小,裡面除了種著一棵枯黃的老樹外,就只在樹下擺了一副青灰色的石桌石墩。

    除了老樹根周圍是泥土地外,其他地方都鋪著嶄新的青磚,上面乾乾淨淨的,連一片枯葉都沒有。

    更靠裡面一些,正對著大門的是一間主屋,兩側則分別還有數間廂房,此刻皆是虛掩著門扉。

    闊面男子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回頭向三人說道:

    「知道上頭要派人來,在下已在此等候多時,不知這次是哪位大人主持此事?」

    韓立從進院之後,就一直在觀察著眼前之人,就在對方問出這個問題之後,他眼中突然閃起一抹寒芒,提起一拳就朝著那人後心砸了過去。

    那人悚然一驚,但似乎早有預防,背後驟然間亮起一片紅光,幻化出一面銀光濛濛的圓盾,擋在了身前。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

    銀光圓盾轟然炸裂,那人被砸得倒飛了出去,重重跌落在主屋前的石階上,口中連吐幾口鮮血,氣息頓時萎靡了不少。

    蛟九二人顯然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就在三人正欲上前之時,異變突生!

    只聽「嗡」的一聲響。

    四周虛空一陣模糊扭曲起來,以小院為中心方圓數百丈的範圍內,同時亮起一道道衝天紅光,接著半空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血色陣圖虛影,表面無數血色符文繚繞不定。

    未等韓立三人做出什麼反應,陣圖中央紅光一閃下,三人便連同那名闊面男子一起出現在了一片血色空間中。

    這片空間看起來不似真實世界,四下望去,竟彷彿無邊無際。

    在眾人頭頂上空,積著一層層厚厚的血色陰雲,腳下的土地一片殷紅,彷彿沁滿了鮮血,就連周圍的空氣之中,也瀰漫著一股令人不適的血腥氣味。

    就在幾人尚有些驚疑未定的打量四周時,整個血色空間忽然猛地一震,周圍地面上瞬間裂開數百道大小不一的裂隙,從中冒出一股股濃稠的血色霧氣。

    霧氣之內,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從中爬了出來。

    鬼嘯聲大起!

    赫然是一隻只渾身鮮血淋漓,彷彿剛被剝去了皮膚的人形血鬼,正從地面上的裂隙中不斷爬出。

    這些猙獰血鬼剛一爬出,便發出一陣陣低啞的古怪叫聲,紛紛朝著韓立幾人所在撲了過來。

    「二位道友小心,不要只注意那些血鬼,此處的氣息也有些不對勁。」蛟九目光從那些血鬼身上掃過,繼而又看了一眼天上的血雲,沖韓立二人提醒道。

    韓立自然也發現了,充斥整個空間的這股血腥氣,似乎蘊含著一種詭異戾氣,能直抵人識海,令人心底深處產生一種狂躁煩悶之感。

    不過,以他神魂之強大,這點程度的影響還不足為慮。

    蛟九提醒過兩人之後,便手掌一翻的取出一塊被金線穿系著的瑩白美玉,掛在了脖頸之上。白玉瑩光一閃,散發出一片晶瑩光芒,將他整個人籠罩了進去。

    接著其手掌一揮,身前藍光閃爍下,一道藍色水浪滾滾湧出,頓時將沖至身前的十數名血鬼捲入其中,撕成了粉碎,化為一團團血霧的消散開來。

    蛟十六也一語不發地取出了一道紫色符籙,朝自己眉心處一貼,紫光一閃之下就不見了蹤影,接著其口中低喝一聲,體內傳出一陣咔咔聲響,手臂和胸腹肌肉開始快速鼓脹起來。

    只見其身形高高一躍,便如同一顆流星巨石般砸入了前方血鬼大軍之中,頓時將七八隻血鬼砸成了粉碎。

    韓立見此,也裝模作樣地取出了一枚丹藥服下后,大步向前一跨,砰砰兩拳將兩隻近身血鬼砸飛了出去。

    兩隻血鬼倒飛途中,還撞上了十數個正朝這邊衝來的血鬼,在一連串砰砰悶響后,全都化作了一片血霧。

    三人很快發現,這些如潮水般從四面八方湧來的血鬼雖看似如凶神惡煞一般,但並不難對付,甚至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可麻煩的是,它們就像是無窮無盡一般,擊倒一批后,很快就會有更多的血鬼從地面裂隙中冒出來,怎麼都殺不完,三人周圍很快便被數以百計的血鬼所包圍得水泄不通。

    而另一邊,那名被韓立擊傷的闊面男子,卻雙目微微泛紅,臉上帶著一種白日見鬼般的驚惶,不斷祭出各種法寶,先是取出一套陣旗布在周圍,繼而又祭出一面寶鏡,懸在頭頂上空,身上紅光一閃下又多出了一見血紅鎧甲。

    只見一層接一層的防護光罩,不斷浮現在其四周,將其層層包圍了起來,外圍衝過來的血鬼一時間近不了身,便只能瘋狂地揮舞鬼爪,攻擊著足有七八層之多的防護光罩。

    闊面男子似乎仍是有些不放心,手裡握著一名血色長劍,目光四下張望,顯得有些焦躁不安。

    很顯然,他雖能以法寶法陣阻擋住無窮血鬼,卻無法擋住那些血腥氣息對神魂的侵染。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此人就雙目血紅地仰天大吼一聲,像是失去理智一般,揮舞著血劍胡亂地劈砍起來。

    沒有了他的控制,周圍的法寶法陣威力大減,最外層的一道光罩很快就被血鬼給撕扯得支離破碎了。

    不遠處與血鬼廝殺的韓立看到這一幕,猛然想到了什麼,向蛟九二人飛快傳音道:

    「這些鬼物殺得越多,會使得這裡的血腥氣越濃密。」

    「不錯!我們必須儘快離開,否則時間一長,難保不會被其影響。」蛟九也有些恍然的說道。

    「二位道友,我有辦法或能夠破開此處空間,但需要兩位替我護法片刻。」蛟十六將面前數只血鬼擊飛后,語氣有些急促地回道。

    「好!道友儘管施法。」

    韓立說著,雙手閃電般朝身前一抓,再一拋,頓時兩隻血鬼被其直接扔向了蛟十六左側,砸到了一片血鬼。

    另一邊,蛟九一口氣擊飛了擋在身前的數只血鬼后,身形一躍的落在了蛟十六右側,雙手在身前一掐訣,口中也同時響起吟誦之聲。

    伴隨著一陣低沉的「隆隆」之聲,一團光芒凝實的藍色水霧在蛟九的身前凝聚而出,從中傳出陣陣濃郁的水之力。

    只聽其口中第喝一聲「去」,雙手立即向前猛地一推。

    「嗷……」

    一陣龍吟之聲響起,其身前那團水霧中頓時衝出一條幽藍色水龍,張牙舞爪地朝著蛟十六右側的血鬼大軍衝去。

    「轟轟轟」一陣連響。

    水浪四濺下,眨眼間便有數十隻血鬼被水龍沖得人仰馬翻,亂作一團。

    與此同時,韓立身形已出現在蛟十六右側,不斷在血鬼之中穿梭,雙拳大開大合的將之一一擊飛,雙目卻藍光閃動的朝四周掃去。

    蛟十六見此,身形快速恢復原狀后,原地盤膝坐下,手掌一揮,身前就浮現出一道三棱狀的黑色鐵錐,尖端朝上,直指著天穹。

    此物表面遍布著一圈圈看似晦澀的細小符文,並傳出陣陣空間波動,看起來似乎是一件蘊含一絲法則之力的低階後天仙器。

    這一幕讓韓立與蛟九二人眼中都閃過一絲詫異。

    畢竟在整個黑風海域之中,能夠擁有仙器之人數量不多,更何況蛟十六還只是一名散仙。

    只見蛟十六雙手在身前交疊,低沉的咒語聲不慌不忙的從口中傳出。

    片刻之後,其口中吟誦聲一停,探出手掌在身前鐵錐上一抹,掌心之中立即破開一道口子,流出汩汩鮮血。

    血液沾染的鐵錐,頓時光芒大作,彷彿燃燒起來一般,變得赤紅一片,其上傳出的空間波動也變得愈加強烈起來。

    就在此時,血色空間某處突然響起一聲慘叫。

    韓立與蛟九頓時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掃了一眼。

    只見之前的那名闊面男子,周圍護罩已被盡數撕碎,整個人也已淹沒在了密密麻麻的血鬼之中。

    但下一刻,一團紅光突然從中亮起,接著一閃的從血鬼之中急沖而上,卻是闊面男子的元嬰,手持一柄血色小劍,滿面癲狂神情地沖入了高空中。

    然而,還不等其飛出多遠,異變再生!

    天空中的某片血雲突然裂開一道口子,從中飛出一個紫黑之色的圓缽。

    其滴溜溜一轉下,從中傳出一陣強大無比的吸引之力,瞬間就將全無理智的元嬰一下子吸入了其中。

    元嬰方一入缽,一股詭異力量就立即撲了上去,將其絞成粉碎,化作一片晶瑩紅光沒入缽內。..

    隨後缽體表面浮現出一個個難懂的符文,黑光隱隱,猶如銘刻在其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