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脫困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幾乎在圓缽吞噬元嬰的下一刻,一名看似年逾花甲,身穿血月紫袍的老者突然從血雲之中飛出,二話不說的一抬手,沖圓缽方向虛空一點指。書趣樓(www.shuqulou.com)

    只聽「嗡」的一聲。

    圓缽表面浮現的那些符文紛紛黑光大亮,並交織化作無數細密紋路,接著一道碗口粗細的凝實黑光從缽中射出,朝下方的蛟十六所在疾射而去。

    其速度之快猶勝元嬰瞬移,韓立二人被血鬼纏身,想要出手阻攔已是不及。

    蛟十六正處於施法的最後時刻,面對此突發情況,自然也是避無可避。

    千鈞一髮之際,他只得猛地調轉錐尖,將原本欲刺往天穹的鐵錐方向一轉的迎向了那道黑光。

    已經變得赤紅的鐵錐之上,一道光芒剛剛亮起,還未能射出錐尖,就已經被那道黑光砸中,「轟隆」一聲,爆炸開來。

    只見蛟十六身前彷彿突然升起一輪驕陽,耀眼的赤紅光芒大放,從中生出一股狂暴無匹的氣浪,向著四周席捲而開,直將周圍的血霧推擠著盪開數百丈距離。

    密密麻麻的血鬼在颶風的席捲下被紛紛拋飛出去,韓立與蛟九則硬頂著氣浪衝擊,朝蛟十六衝去。

    但未及沖及對方身前,赤芒一斂下,二人目光一怔。

    只見蛟十六已雙眼緊閉的癱倒在地,似乎昏厥了過去,在其四肢和軀幹之上插著數道鐵釺一般的黑色光柱,將其死死地釘在了地面上,從中隱約透露出一陣陣法則波動。

    緊接著,高空中傳來一連串密集的滾雷之聲。

    韓立二人身形一頓下,同時向後方倒射而出。

    轟隆隆!

    赫然是一團團磨盤大小的赤紅雷火從空中落下,紛紛爆裂開來,刺目雷光頓時將二人原本所站位置淹沒。

    韓立與蛟九穩住身形后,同時抬頭朝空中望去。

    只見那名紫袍老者正單手托著那隻圓缽,清瘦臉龐上被一層詭異紅光籠罩,周圍的血色陰雲之中,則是電光狂閃。

    「嘿嘿,老夫早就料到那些傢伙必定還有同夥,卻沒想到竟會是三名真仙聯袂而至,這倒是讓老夫有些受寵若驚了。不想徹底失去神智的話,趕緊乖乖束手就擒!」老者見韓立二人望來,嘿嘿一聲道。

    「閣下若是識相的話,趕緊放我們出去。」蛟九聲音一寒。

    「嘖嘖,死到臨頭還敢如此張狂!既然如此,就讓老夫好好招待各位一番了。」紫袍老者冷笑一聲道。

    話音剛落,其手中圓缽脫手飛出,滴溜溜一轉下,周圍血色陰雲內立刻雷鳴聲大作,緊接著就有數以百計的赤紅雷火從中飛落而下,如同火雨流星一般,朝韓立二人罩下。

    「轟隆隆」

    一連串震天巨響此起彼伏的響起,引得整個空間都劇烈晃動起來。

    每一團雷火砸落,都會在地面留下一個大坑,並從中爆開大蓬血色火焰,朝四周濺射而開。

    不一會兒,方圓數里內的大地上,目光所及處皆是一團團顏色幽暗的血色火焰,恍如一朵朵開遍大地的妖艷血蓮,從中傳出陣陣驚人的灼熱溫度。

    不知老者是有心還是無意,雷火墜落處,全都避開了已經被其控制住的蛟十六,只有不少火焰濺射在了他的身上,將原本已經昏厥的他,燒灼得重新轉醒過來,疼得滿臉痛苦,哀嚎連連。

    韓立雙眸藍光閃爍,身形不斷躍動,在漫天雷火與血鬼之間輾轉躲避,卻仍是免不了被火焰濺射到身上。

    以他如今的肉身,仍覺得體表有絲絲灼痛之感傳來,而更加詭異的是,他只覺自己體內的血液,似乎也正隨著這火焰的跳動,變得有些沸騰,內心深處更是升起一絲絲狂躁之意。

    但其心念一催下,丹田處升起一股清涼之意,在頭顱中一轉下,這股狂躁之意頓時煙消雲散。

    不遠處的蛟九手中不知何時已多出一隻藍色葫蘆,從中噴出一股股藍色水光,在周身撐起一層藍色水膜,使其可暫時免受血焰侵襲,但在劈頭蓋臉的雷火與充斥四周的血鬼圍攻下,也有些兼顧不下之感。

    前後不過幾個呼吸,附近空間已幾乎被血色火焰所覆蓋,二人可躲避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在此期間,地面裂隙中湧出的血鬼卻是越聚越多,它們似乎完全不受血焰影響,反而在其中變得更加迅捷兇猛,悍不畏死地朝著韓立他們圍殺過來。

    蛟九身形一晃之下堪堪躲過數團雷火,周圍立刻有不少血鬼圍了上來。

    他目光微凝下,猛然一咬舌尖,張口噴出一口精血,一閃即逝的沒入手中的藍色葫蘆之中。

    葫蘆之上立即藍芒大作,無數藍色符文狂涌閃現后,葫蘆內傳出一陣大江奔騰之聲。

    嘩啦啦!

    只見滾滾水浪從葫蘆口處奔涌而出,竟然化作一名名藍甲水卒,手持冰矛的迎向了四面的血鬼大軍。

    做完這一切后,他嘴唇微動的沖不遠處的韓立傳音道:

    「蛟十五,不能再拖下去了!我設法牽制住那人,你速去救蛟十六脫困,務必助其破開此處空間。」

    說完,其目中一絲紅芒一閃,整個人忽然化為一道晶虹的直撲半空中紫袍老者而去。

    然而韓立卻仿若未聞一般,並沒有回答蛟九。

    他先是抬手數拳擊飛圍在身邊的幾隻血鬼,隨後身形幾個晃動閃過數團雷火后,突然方向一轉,朝後方某處虛空疾馳而去。

    正堪堪沖抵紫袍老者身前的蛟九見此情形,微微一怔,頓時有些氣急敗壞的怒喝道:

    「蛟十五,你要去哪裡?」

    其話音還未落下,一道凝實黑光破空而至,卻是紫袍老者催動手中圓缽放出攻擊,朝他頭頂疾射下來。

    他連忙一催身前的藍色葫蘆,從中噴出數道藍光,一陣翻滾之下,竟在身前形成一個藍色巨大漩渦。

    只聽「嘭」的一聲響。

    那道黑光落在漩渦中央,爆發出一團黑光的爆裂開來,藍色漩渦在隆隆聲中也飛快縮小。

    就在此時,破空聲大作!

    赫然又是數道凝實黑光從圓缽中落下,逼得蛟九當即顧不得再去管韓立,只得催動藍色葫蘆不斷噴出藍光,拚命抵擋起來。

    只是此刻的他眼中紅芒漸盛,胸口處懸挂的白玉卻變得有些黯淡,不如先前那般晶瑩剔透了。

    「哈哈,你的同伴已棄你而去了!不過放心,他根本走不出這處血芒空間!」紫袍老者看也未看韓立,催動手中的圓缽,放聲狂笑道。

    此時的韓立,卻已趁機出現在數百丈外,並二話不說的提起拳頭,沖著前方某處一拳砸了下去。..

    「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血色空間驟然一震,一道明亮的光線在韓立落拳之處亮起,緊接著就化為一道綿延數千里的白色裂隙。

    一陣鏡面碎裂般的聲音響起,整個血色空間頓時從那白色裂隙處斷裂開來,繼而化作無數碎片消失開來。

    四周驟然一亮。

    韓立等人的身影,便重新浮現在了天水城南那處僻靜院落上空,而此時院落之外的巷道中,正橫七豎八地躺著八名身穿血月藍袍的修士,身旁還散落著一些陣盤。

    他們自然是之前召喚和控制血色空間法陣之人,竟都是合體期修士,在韓立打破空間之時似乎遭受了某種反噬就此暈眩了過去,一副七竅流血奄奄一息的模樣。

    而在院落之內,渾身焦黑的蛟十六,則一動不動地趴在那棵枯黃的老樹旁。

    其身上的黑色光釺已經消失不見,整個人的氣息也顯得有些不穩,不過卻並沒有性命之虞。

    「轟」的一聲巨響!

    小院上空炸開一片耀眼光芒,兩道身影從中一分而出,朝著兩邊倒射開來。

    退向主屋方向的蛟九,雙眼之中的紅色光芒也逐漸褪去,神識也重新變得清明,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而另一邊的紫袍老者,面色可就變得十分難看了,其震驚之餘,望向韓立的目光就顯得分外怨毒。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三人之中看起來似乎實力最弱的韓立,為何能夠發現大陣的薄弱之處,並以一己之力一舉擊潰整座大陣?

    要知道這血芒空間之穩固,遠非尋常大陣可比擬,普通仙人即使能夠發現破綻,也未必就能夠將之攻破。

    但這個念頭一閃即逝,其便猛的一拍圓缽底部,一圈圈肉眼可見的奇異波動從中飛快擴散開來。

    巷弄之中,頓時傳出一連串噗噗聲響。

    赫然是那些合體修士頭顱竟紛紛爆裂開來,一隻只元嬰在這股波動的吸引下,化為一道道血光,一閃即逝的沒入那些圓缽之內,並瞬間被絞成了粉碎。

    只是其中一人身上竟亮起一層白光,似乎是有什麼寶物抵擋住了這股詭異波動,頭顱並未就此爆裂,這讓紫袍老者微微一怔,但卻並未多管的再次一催法決。

    圓缽上黑色符文再次大亮,兩道比此前更為粗大的黑光便瞬間疾射而出,分別朝正朝其衝來的韓立兩人疾射而去。

    蛟九見此,手中藍色葫蘆表面靈紋一閃,葫口驟然噴出了一道水桶粗細的晶瑩水柱。

    只聽「轟」的一聲響。

    黑藍兩色光芒驟然炸裂,無數水花潑天撒下。

    蛟九身形被爆炸的餘波震得倒飛出數十丈遠,才再次穩住身形。

    另一邊的韓立為了躲避黑光攻擊,也不得不身形連晃了幾下。

    等他再次穩住身形,再朝天空中望去時,那裡已經風平浪靜,哪裡還能看到紫袍老者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