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雷暴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兩個月後。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一處漆黑的海面,海水呈現出詭異的淡紫色,無邊無際的延伸到視野盡頭。

    遼闊海洋之中,無風也會起三尺浪,此刻海上風力頗大,掀起一波波怒濤巨浪,發出萬馬奔騰的轟鳴聲。

    上空之中烏雲密布,看起來又濃又厚,而且壓蓋的極低,距離海面只有六七十丈。

    下方海面波濤起的高了,似乎能觸及天空的黑雲。

    厚厚雲層之中不時竄動出一道粗大雷電,照亮了附近的海域,發出隆隆的雷鳴巨響。

    這海面,完全一副末日到來般的情景。

    此處便是北海仙域赫赫有名的雷暴海洋了。

    「轟隆隆」

    又是一道粗大雷電浮現而出,撕裂了昏暗的海面。

    遠處黑雲之下,一個巨大的影子浮現而出,迅疾無比的飛馳而來,卻是一艘通體呈深紫色的巨舟,足有數百丈長,十幾丈高,衝破風浪,急速前進。

    整個舟體看起來是用一種木料所制,不過這木料顯然並非凡物,給人一種金屬般的質感,看起來非常堅固。

    舟體上面刻滿了符文,閃爍著紫色的光芒,最為奇特的是整個巨舟表面鍍了一層晶瑩的薄膜。

    紫色巨舟雖然儘可能的壓低飛行,但仍然難免會被雲層中翻滾的雷電波及。

    不過那些看起來威力極大的雷電,一擊中巨舟上的那層薄膜,立刻便被彈開,而那薄膜顫也不顫一下,竟然穩固如山。

    巨舟之中是一個個的房間,彼此獨立,看起來是一艘載客的運船,每個房間都有通往外面的窗戶,站在窗邊能清楚看到外面的情景。

    「早就聽說這雷暴海洋號稱是雷霆絕域,氣象萬千,果然名不虛傳。」巨舟內的一個房間里,一個面色白凈,體型微胖的青年站在窗邊,看著外面一道道撕裂蒼穹的巨大電芒,嘖嘖讚歎般的說道。

    青年身後,一個面色焦黃的中年男子盤膝而坐,此刻也望向窗外,微微點頭,道:「如此天險奇景,確實難得一見。」

    男子正是韓立。

    「可不是,厲兄你是不知道,我家族那裡到處都是山,氣候又乾燥,一年到頭連場雨都見不到,讓人看了就煩。」微胖青年興奮的說道。

    韓立聞言,只是笑了笑,沒有接話。

    那微胖青年名叫孫克,是一名煉虛期修士,據其所述乃是荒瀾大陸一個勢力不小的世家少主,二人於一個多月前結識。

    當時韓立正在雷鳴城坊市,尋了一處偏僻客棧靜候雷舟起航,結果在雷舟起航前一晚,偶遇同住客棧的孫克遭人追殺。

    他本沒有打算多管閑事,不過那追殺之人仰仗著合體期修為,為掩人耳目,竟打算將客棧中人屠戮殆盡。

    韓立見此,當即舉手投足間便將對方滅殺當場。

    孫克對韓立的救命大恩感激不已,結果二人在第二天的雷舟碼頭再次相遇,這孫克竟同樣要前往古雲大陸,當即與韓立套起了近乎。

    其自稱是出門遊歷,而那追殺自己之人,是家族中的一名長老,本被族長吩咐一路保護自己,結果卻被族中同父異母的兄弟買通,意圖在途中神不知鬼不覺的暗殺自己。

    所幸他發現及時,並有數名心腹死士拚死保護,這才一路逃到了這裡。

    而他在途中也得知,族中似乎出現了大變故,總而言之,就是他如今是回不去了。

    所以他為了躲避風頭,打算乾脆離開這荒瀾大陸。

    韓立與其交談之下,發現此人見識頗為豐富,似乎平素尤喜去查閱一些各種雜學野史的典籍玉簡,當即便順水推舟的與此人結伴而行了。

    畢竟他自重返仙界以來,長期居於信息閉塞的黑風海域,對於仙界的一些見識閱歷仍頗為欠缺,倒是正好藉此機會多了解一二。

    孫克讀了一肚皮的正籍野史,腦子裡都是各種雜學見識,且有些喜歡賣弄,可惜平時在家族沒有人聽他說這些東西。此番遇到韓立,對方虛心請教,專註聽講的樣子,簡直撓到了他的癢處,加上韓立的救命之恩,自然是好感大增。

    「據說這雷暴海洋越是深入,雷電便越強烈,此刻我們剛剛出發沒多久,外面的雷電便如此之強,到了雷暴海洋深處,雲層中的雷電之力恐怕會增強十倍,這跨海雷舟沒問題吧。」韓立皺眉問道。

    「厲兄放心,這跨海雷舟是用十萬年份的亟雷木製作而成的,這種木料最能抗雷擊,船體表面塗的那一層雷膜,據我觀察,起碼是用二十萬年份的亟雷木樹液製作而成,沒有問題的。」孫克自信的說道。

    「沒想到孫兄,對這跨海雷舟的構造竟如此熟悉。」韓立讚歎了一聲道。

    「厲兄過譽了。說起來,這黑羽商會與在下的家族,還有不少關聯呢。哎,也不知我何時才能重返家族了。」孫克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一下黯然起來

    韓立見此,也沒有多說什麼,站起身來,朝著窗外望去。

    隔著飛舟禁制,仍然能感覺到外面強烈無比的雷電氣息,他體內的雷鵬血脈隱約有些共鳴。

    此處雖然兇險,但對於修鍊雷屬性功法的人,絕對乃是一處寶地。

    不過,這雷暴海洋並非只有雷電這麼簡單。

    自從踏入這裡開始,韓立便察覺到此處空間的壓制陡然開始增強。

    仙界這裡天地靈氣濃郁,空間壓制也極大,極大的限制了他的遁速和神識感應範圍。

    沒想到這雷暴海洋之上,空間壓制竟然是其他地方的數倍,不知是否和此地如此特異的環境有關。

    「孫兄,想必你也感覺到了這裡的空間壓制,不知你可知道為何會如此?」他看向旁邊的孫克。

    「這……關於此事,在下也專門查找過原因,不過沒能找到有根據的答案,有人說是許久以前兩個道祖級別的大能激戰所致,也有人說是這雷暴海洋中隱藏了一頭龐大無比的雷獸,不過這些都是傳言,誰也無法確定。」孫克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哈哈,難得有你也不知道的事情。」韓立哈哈一笑,也沒有深究。

    外面的景色初看很是震撼,但是看久了也會覺得索然無味,孫克很快也沒有了欣賞風景的興緻,告別韓立,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韓立揮手在房間內布下了一道禁制,揮手取出星移子母盤,揮手打出道道法訣,黑色陣盤頓時散發出耀眼光芒。

    許久之後,他揮手停下了催動陣盤,手中托著雞蛋大小的一小團重水,臉上露出苦笑。

    到了這裡,星移子母盤傳送能力再次大降,花了這麼許久,才傳送了這點重水。

    他搖了搖頭,將陣盤和重水收回,翻手取出一本厚厚典籍,翻閱起來。

    雷暴海洋麵積極大,想要橫渡過去起碼需要兩三年,時間還長。

    時光流逝,轉眼間過去了大半年。

    雲層中越來越密集的雷電,顯示著這跨海雷舟已經逐漸深入到了雷暴海洋最深處。

    韓立站在窗口,望著外面的雲層,只見一道道粗大的電蛇在黑雲中翻滾,每隔不遠便有一條,整個海域被照的透亮,再不復之前昏暗的樣子。

    大半電蛇都還在雲層中翻滾,只有少數一些會劈下來。

    巨舟體積太大,時常被雷電劈中。

    此處的雷電比之之前,粗大了許多,威力顯然也是大增,每次被雷電擊中,巨舟也開始顫抖起來,舟體上的雷膜波動起伏,不過並沒有碎裂的痕迹。

    韓立站在窗口,凝神望著外面肆虐的雷電,神情專註。

    此處雷電看似雜亂無序,卻隱含某種玄妙,變化無窮。

    看著這些雷電變化,他對於雷法的領悟隱約也有些進步。

    就在此刻,半空的黑雲突然翻滾了起來,就好像下方的海面一般洶湧起來,雲層中的閃電也隨之劇烈涌動,發出巨大的悶響,好像有什麼巨大的東西互相碰撞一般。

    韓立眼睛一亮,不過並未露出太大驚訝,一路上這樣的場景他看過太多次了。

    跨海雷舟上紫色光芒大放,立刻調轉了方向,朝著遠處飛逃而去。

    雷舟動作雖然快,但半空雲層的變化更快,轉眼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滋滋!

    雲層漩渦附近的雷電彷彿受到了招引,盡數匯聚了過去,漩渦中心處電芒竄動,雷電太過密集,呈現出炙白顏色,耀眼無法直視。

    「轟隆隆……」可怕的聲音響起。

    跨海飛舟全速飛行,試圖飛離半空漩渦的籠罩範圍。

    下一刻,巨大漩渦中心處猛地一亮,無數粗大電弧從中噴射而出,打向下方的海域,籠罩了方圓數千里。

    一道道粗大無比的閃電,彷彿一株株大樹一般,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雷電森林,下方海域也彷彿沸騰的鍋一般。

    好在此刻跨海雷舟已經勉強飛出了漩渦的籠罩範圍,沒有被那雷電森林劈中。

    韓立眼神閃爍,隱隱有些驚嘆。

    這個情景正是雷暴海洋最為出名的雷暴,此處的雷暴分很多種,這種雷電漩渦是比較常見的。

    (今天還是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