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逆轉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熊山施展的金色手印緩緩張開,已經被剝離劍元且靈性盡失的銀色飛劍立即墜落而下,尚未接觸到地面上,便被充斥天地間的劍氣撕成了粉碎。書趣樓(www.shuqulou.com)

    熊山看也未看那柄化為粉碎的飛劍,目光早已移向了另外一柄劍身彎曲,如同游蛇般的長劍。

    其手掌一張,虛空中的金色手印便立即朝著那柄飛劍探了過去……

    韓立只在最初看了一眼這邊的情況,之後便全心投入了對劍影陣圖的感悟之中。

    他之前對萬劍圖的參悟,更多是為了修習「念劍訣」這一神通,以及加強對此圖的掌控,對於其中劍陣演化的了解和應用事實上並不多。

    不過,結合此次對劍影陣圖的參悟,倒是讓他對此收穫頗多。

    這劍影陣究其本質,還是通過對劍氣的運用來構建法陣。

    只要是法陣,就有陣樞和陣眼所在,只要找到這些關竅所在,就有機會將之破壞拆解。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轉眼間過去了大半日。

    韓立通過一番觀察,已經找到了不少重要陣樞,但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令法陣失效,卻是無法做到。..

    一旦他強行這麼做了,那無疑與強行搶走自己的飛劍一樣,沒有任何意義,故而他只得繼續參悟,同時靜靜等待時機。

    而在這一段時間之內,熊山已經陸陸續續,將草原東部和南部幾個區域的數百柄飛劍烙印抹去,將其中劍元抽了出來。

    此刻,草原一半的天空中,都已經懸浮著一柄柄化作靈體狀的飛劍。

    只見熊山身形一閃,徑直飛掠到了草原西部的一片區域中,大手一張,朝著其中的一柄寬刃巨劍抓了過去。

    此時的他,面色隱隱有些發白,似乎這種祭練也消耗了他不小的元氣。

    不過,他臉上的神情卻是十分快慰,眼中也閃爍著越來越灼熱的光芒。

    韓立這時的目光,正死死地盯著高空中的陣圖,仔細觀察著其中那成千上萬的劍影。

    就在這時,他忽然發覺,高空中的劍影陣圖,似乎變得和一開始有些不一樣了。

    可具體哪裡不一樣了,他一時半會兒卻沒能看出來。

    不過他隱隱覺得,這點不一樣的地方,極有可能就是他改變法陣,奪回青竹蜂雲劍的契機所在。

    然而,他越是聚精會神去看,就越是無法看清關鍵所在,心中不由有些焦急起來。

    不多時,熊山便將那一區域的百餘柄飛劍上原主人的烙印全部抹去了。

    至此,劍冢草原上的大半飛劍,都已經被轉化為了精純劍元。

    只見熊山完成之後,並沒有繼續趕往下一區域,而是翻手取出兩枚丹藥服了下去,然後才轉過身,朝著韓立這邊望了過來。

    其視線略微偏轉,在韓立和逐鋒之間來回移動了兩次,似乎是在考慮先去往韓立所在的北方區域,還是先去往逐鋒所在的西北區域?

    韓立額頭已經見汗,心中焦急萬分,卻仍未找出破除眼前困境的方法。

    他深吸了一口氣,索性雙目一閉,不再去看那劍影陣圖,而是以強神識探入其中。

    神識方一進入陣圖,韓立瞬間就感到神魂一陣刺痛,竟彷彿有數百道劍光,同時劈砍在了其神魂上,那滋味簡直難以言喻。

    不過他卻並未退縮,仍是暗自咬牙,憑藉強大的神識強忍了下來。

    此刻,熊山一心都在抹除飛劍原本烙印之上,而其餘長老也知道陣圖厲害,不敢放出神識探查,故而在場的所有人,根本沒有一人注意到韓立的大膽行徑。

    那兩枚丹藥的效力運化之後,熊山的面色稍微恢復了一些,其目光最終還是落在西北方向,身形一動,朝著那邊飛掠而去。

    只見其手掌向前探出,一隻金色手印便在虛空中凝聚而成,朝著一柄青竹蜂雲劍抓了過去。

    那柄飛劍似乎感受到了危機襲來,劍身急速顫動起來,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嗡嗡」之聲,聽起來有些像女子的嗚咽之聲。

    這聲音聽在韓立耳中,竟彷彿是在表達對韓立見死不救的哀怨和不滿。

    而就在這時,一直閉目探查的韓立,雙眼霍然睜了開來。

    他的嘴角向上微微勾起,臉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下一瞬,那柄已經被金色手印虛握在掌心中的飛劍,急促的顫鳴聲戛然而止,劍身驟然一凝,穩穩地懸浮在了空中,再沒有半點異動。

    而原本還在四處衝撞飛掠的其他七十一柄飛劍,也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同時靜止了下來,一個個如同即將沖入戰陣的士兵,精神高度集中,身形紋絲不動。

    逐鋒見這些方才還鬧騰得厲害的飛劍突然靜止下來,先是一喜,但不知為何,心中驀然升起一絲不好預感。

    果不其然,下一瞬,異變驟生。

    眼見正要攥緊那柄青竹蜂雲劍的瞬間,其上忽然有雷鳴之聲響起,一連串耀眼的金色電弧「噼啪」作響,驟然化作一圈巨大的金色圓弧,將那金色手印撐了開來。

    與此同時,另外七十一柄青竹蜂雲劍周身也閃爍起金色電芒,竟是同時掙脫逐鋒等人的束縛,朝著這柄飛劍疾射過來。

    「轟隆隆」

    一陣滾雷之聲響起,七十一柄飛劍攜帶著滾滾金雷,竟直接將那金色手印撕裂開來,與其中的另一柄飛劍匯合到了一起。

    「真是廢物,還不速讓其他劍歸位!」熊山見狀,怒聲喝道。

    他還只當是飛劍又一次的本能抗爭,責備起逐鋒等人來,殊不知後者心中卻是更加鬱悶,方才他不是不肯束縛飛劍,而是根本束縛不住。

    然而,其話音剛落,七十二口青竹蜂雲劍周身便同時彈射起耀眼的金色電弧,驟然化作七十二道金芒疾射而出,一下子掙脫了逐鋒的控制,朝著劍陣東部飛掠而去。

    逐鋒見狀,大驚失色,連忙運轉神通,想要補救,無奈釋放出辟邪神雷的飛劍,遁速快得驚人,只是一閃就到了草原東部。

    別說他根本操控不及,就連熊山自己也都沒能反應過來。

    七十二柄飛劍掠至之後,並未立即破陣離去,而是突然四散開來,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變幻莫測的軌跡,最後分散到了那片區域各處,竟是在千鋒聚靈劍陣中,構建出了一座小型劍陣。

    只見新成的小型劍陣上劍光驟然大亮,迸射出耀眼光芒,直映射向高空中的劍影陣圖,使得其中金色絲線構成的劍影紛紛轉換,漫天劍氣朝著青竹蜂雲劍這邊蜂擁而來。

    牽一髮而動全身,幾乎一瞬間,整片劍冢草原的劍氣紛亂而走,整座千鋒聚靈劍陣也跟著產生了一種驚人的異變。

    這種感覺,就彷彿整座大陣在這一刻,驀然反轉了過來。

    熊山身形一閃而至,剛要阻止,卻因自身氣息與劍陣聯繫緊密,受到大陣反轉影響,渾身仙靈力運轉紊亂,一口鮮血猛然噴了出來,身子也朝著地面落去。

    待其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而其餘長老們也都被這一幕變故驚到了,一時間竟無一人做出反應,至於那些大乘合體期弟子,即使有心也根本無能為力。

    遠遠觀望的摩邪長老身處陣外,倒是提前看出了點異常,但從其角度來看,只當是劍陣自身變化,也壓根兒沒想著要做些什麼。

    在場之人中,對此早有所知的,只有韓立一人。

    先前他忍住陣圖劍氣衝擊,強自以神識觀察其中,便是發覺了陣圖中的劍氣流轉和各方比重有所變化。

    他發覺在熊山轉化了大半飛劍之後,這些飛劍所處的區域劍氣濃度上升了許多,雖不至於太過明顯,但卻有了一定程度的失衡。

    於是他通過青竹蜂雲劍形成的劍陣牽引,將這種失衡狀態迅速擴大,最終導致了整個千鋒聚靈劍陣的反轉。

    這一切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十分困難。

    首先,要對劍影陣圖的變化有極為敏感的感知,發現其中劍氣的細微變化。

    其次,也要準確把握住調轉大陣的時機,否則時機不對,調轉多半也只能是失敗收場。

    最後,用以牽引劍氣的小型劍陣也是出自萬劍圖中,與劍影陣圖本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與之遙相呼應。

    這一切萬不可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這樣才能在不破壞劍陣的基礎上反轉大陣,否則也不過是破壞劍陣,使之崩潰罷了。

    只見密密麻麻懸浮在高空中的數百道飛劍劍元,突然像是受到什麼召喚一般,紛紛光芒一閃,急掠而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奇異的弧度來。

    此時,摩邪長老似乎想到了什麼,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的劍影陣圖,就驚訝地發現這些劍元飛掠的軌跡竟然全部與劍影相同。

    而此時青竹蜂雲劍所行成的劍陣處,已經形成了一個喇叭狀的巨大青色渦流,其中劍氣翻湧,當中隱隱有金色電光不斷閃動。

    數百道劍意昂然的精純劍元,裹挾著無數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劍光,朝著那青色渦流之中彙集而去,與天幕中的漫天劍影相互映襯,形成了一幅聲勢浩大至極的劍潮奔涌圖景,僅以萬劍歸宗描述都已經無法將之準確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