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出關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此時,高空之中的百里灰雲已完全轉為了五彩之色,其正中處,雲團已扭曲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空洞,一道璀璨金光正從中投射而下,將下方的一座懸浮山峰籠罩其中。書趣樓(www.shuqulou.com)

    被青色光幕籠罩的山峰,整個鍍上了一層金光,看起來就如同一座耀眼的金山一般。

    洞府密室之內,韓立雙目緊閉,盤膝而坐,周身之上金光熠熠,看起來就如同一尊金汁澆築的金甲神人。

    他胸腹處,十一個金色光點光芒大作,如同星辰一般閃爍不定。

    在其附近,另有一道拳頭大小的金色漩渦,正在緩緩凝聚而成。

    「轟隆」

    就在這時,高空之中忽然傳來一聲雷鳴般的響動,漫天彩雲立即瘋狂涌動起來。

    原本看似平靜祥和的金色光柱也隨之猛然一震,飛快旋轉起來,很快就化作了一道貫通天地的金色龍捲巨柱。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

    籠罩在山峰之外的青色光幕被這巨柱猛一衝擊,竟直接崩碎了開來,金色光柱徑直落入了山峰之上的洞府之中。

    懸浮山峰轟然一震,整座山峰都向下沉了一沉,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浪從中席捲而出,橫掃向四面八方。

    從下方疾飛而來的圓臉青年,才堪堪靠近山峰,就被這股氣浪掃中,體表剛剛亮起的護體光罩潰散開來,被卷得倒飛而出,整個人如破麻袋一般直至撞在了附近一座矮山之上,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其面色一陣潮紅后,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不過他一抹嘴角鮮血,便小心翼翼的懸立於半空中,看了一眼下方的深淵大壑,又將目光遙遙的望向山峰。

    他的掌心之中,正死死地攥著一張銀色秘符。

    金色光柱落入山峰上后,竟直接崩碎開來,化作漫天粉塵一般的金光,璀璀發光的散落而下。

    洞府密室內。

    韓立忽然雙目一睜,眼中透出金光,胸腹處的那道金色漩渦隨即瘋狂轉動,從中傳來一股強大至極的吸引之力。

    呼呼呼……

    一股股風聲響起,漫天金光裹挾著周遭天地之間的濃郁元氣,沖著韓立胸腹處的那道漩渦之中彙集而去,浩浩蕩蕩如同大江奔涌,氣勢驚人。

    第十二個仙竅,正在凝現!

    「厲長老,這……」

    懸立在山峰之外的圓臉青年,看著那條盤旋在山峰上的金色長河,驚訝得幾乎說不出話來,其他仙人破境他也曾有幸見識過,可沒有如此威勢浩大。

    就在其驚訝不已之際,虛空之中又傳來一聲振聾發聵的「轟隆」巨震。

    緊隨其後,便有紛亂的驚呼慘叫之聲,從下方大壑之中不斷傳來。

    戰況似乎有些不妙了,不知是否還撐得住?

    然而當青年朝下方望去時,視線卻被重重疊疊的山峰阻擋,根本看不到什麼。

    他面上猶豫之色越發濃重,拳頭攥了又攥,掌心沁出的汗水已經沾滿了那張符籙,最終還是一咬牙,將一縷法力注入了符籙之中。

    只見其掌心之上一道青光驟然飛出,帶著一聲尖鳴射向了韓立的洞府方向。..

    而後,圓臉青年身形一轉,竟是直接朝著下方的大壑之中沖了下去。

    此時的大壑之內,早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燭龍道弟子們構築而出的青色光幕已經被衝破,變得支離破碎,只有部分區域還有人催動著青幡苦苦支撐著。

    周圍破潰的地方,早已有霧氣涌動而出,朝著上方蔓延而來,眼看著就要將更多的山峰吞沒進去。

    圓臉青年迎面看到,胡枕正帶著燭龍道眾弟子,不斷朝著上方撤離回來。

    胡枕黝黑的臉龐上滿是陰鬱,一看到圓臉青年就立即飛了過來,開口問道:「羅堂,通知厲長老了嗎?」

    「已經通知了,只是厲長老正在破境關頭,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出來……」圓臉青年說道。

    「大壑裡面出了近萬年都從來沒有過的異狀,現在秘境之中就只有厲長老一個真仙境長老,他若不能儘快出來主持大局,只怕……」胡枕憂心忡忡道。

    其話還沒說完,下方便有一聲異獸嘶吼傳來,只見密密麻麻的白鬼從深淵之中一涌而出,竟是不再顧及是否有濃霧遮蔽,就這麼朝著上方的懸浮山脈衝了上來。

    沿途燭龍道弟子紛紛催動法寶,朝著這些白色怪物殺了過去。

    一時間,大壑之上五色流光到處亮起,飛劍寶輪四處馳騁,火焰冰霜紛亂落下,瞬間就將近千白鬼斬殺。

    半空中血肉橫飛,到處都飛落下一塊塊白鬼殘屍。

    而那些沒有被阻擋住,衝出濃霧範圍的白鬼,還沒有飛出多遠,就一個個膚色轉黑,像是呼吸衰竭一般,掐住自己的脖子,痛苦的摔向深淵中去。

    然而即使是這樣,這些白鬼卻仍舊像是瘋了一樣,絲毫不管不顧地朝著上方沖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圓臉青年看得目瞪口呆,喃喃問道。

    「我覺得,它們看起來好像……好像是在逃命……」胡枕眼中閃過一抹懼意,緩緩說道。

    就在這時,一聲野獸嘶吼再度響起,聲音竟是從極近的地方傳了過來。

    只見濃霧之中,一道黑色巨影驟然躥出,張開一隻血盆巨口,一下就將十數只白鬼吞沒,繼而急速倒退了回去。

    緊接著,濃霧另一邊,又有兩道黑影電射而出,同樣將數十隻白鬼扯回了濃霧深處。

    其速度極快,又隱匿在濃霧之中,圓臉青年甚至都沒有看清那怪物的影子。

    「那是什麼東西……」他驚恐叫道。

    黑膚青年默然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怎麼辦?再這麼退下去,今年的靈藥可就一點都交不上了,宗門怪罪下來,我們……」圓臉青年臉色難看,有些說不下去了。

    胡枕眉頭緊蹙,抬頭看了一眼上方,心中對那位厲長老不由生出些許埋怨之感,但也僅此而已,自是不敢生出怨懟之心。

    「不能退了,且先不去管那些白鬼,集中對付濃霧之中的怪物。眾弟子聽令,速速集合,準備迎敵。」胡枕咬牙喝道。

    許多燭龍道弟子雖然早已經驚慌失措,但在聞聽此言之後,仍是紛紛遁光亮起,朝著這邊集合了過來。

    「結萬宗劍陣。」黑膚青年大聲喝道。

    眾人聞言,沒有猶豫,紛紛手掐劍訣,駕馭著飛劍,懸立當空。

    那些沒有飛劍的修士,也都紛紛抬起手掌,將自己的法力注入劍陣之中。

    萬宗劍陣是燭龍道內一種頗為基礎的尋常劍陣,並不需要多複雜的劍陣配合,只要有足夠多的飛劍相互聯結,就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只見懸浮山峰之間,數千柄飛劍御空而起,彼此劍光相容,發出陣陣密集的顫鳴之聲。

    胡枕眼眸頓時一亮,顯然是沒想到,自己臨時起意讓眾人結成的劍陣,竟然有如此大的潛力,若是如此的話,或許還真有斬殺濃霧之中異獸的可能。

    「殺」胡枕口中發出一聲低喝。

    其聲音一起,眾人也紛紛附和,一道震天殺聲頓時響徹深淵。

    半空之中,「瑲啷」之聲大作,數千柄飛劍彙集一起,如同一道洶湧而下的飛劍洪流,朝著下方的濃霧之中涌了進去。

    無數從濃霧裡衝出的白鬼,被五光十色的飛劍洪流捲入,頓時紛紛殞命。

    「嗷……」

    只聽一聲震天嘶吼之聲響起。

    大壑中的濃霧竟以十倍於前的速度,瘋狂上涌而來,一下子就將飛劍盡數吞沒了進去。

    「錚錚錚」

    一連串密集無比的金石交擊之聲,不斷從濃霧中傳來,成百上千的飛劍被一股大力撞擊得脫離控制,紛紛倒飛出霧氣中來。

    更有甚者,直接崩碎開來,使得御劍之人也大受震蕩,紛紛口吐鮮血,受了重傷。

    只見濃霧之中,九顆大如山峰的黑色蛇首從霧氣中探了出來,每一個都生著一雙狹長的暗金色豎瞳,目光冰冷地望向眾人。

    其頭顱均在微微搖晃著,一條條猩紅的長信,此出彼退地吞吐著,發出陣陣「噝噝」聲。

    胡枕僅與其中一頭目光對視了一眼,就覺得整個人如墜冰窖,再也興不起半點抵抗之意。

    明明是他在上方,巨蛇在下方,他卻感覺自己正被那些巨蛇俯視著,腦海中便僅剩下了一個念頭:「死定了……」

    事實上,在場眾人有此念頭的不止他一個人,幾乎所有人都已經陷入了絕望之中,甚至連逃跑都忘記了。

    片刻之後,九顆巨大蛇頭同時一縮,大口一張噴出一股腥風,朝著上方猛然撕咬過來。

    「孽畜爾敢!」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至極的聲音,突然從眾人上方傳來。

    眾人驚魂未定之下,還來不及仰頭去看,便只感到一道青光從眼前驟然閃過,身前就已經多處一道人影來。

    其身材高大,身形挺拔,一襲青衫迎風鼓盪,整個人身上似有瑩光籠罩,看起來當真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厲長老!」胡枕忍不住叫道。

    眾人見此,也都紛紛叫了起來,他們就彷彿溺水將斃之人,在垂死掙扎之際,被人突然撈了出來,這種重獲新生之感,讓他們一個個喜極而泣。

    就在這時,那九顆蛇首已然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這邊咬了過來。

    韓立袖袍一揮,一股清風鼓盪而出,裹挾著眾人飄搖而上,徑直飛出了百里之外。

    而後其又單手朝下一按,一片青光從中噴涌而出,九柄青色飛劍盤旋不定,從中飛出成百上千道青色劍光,構築成了一片青光劍幕,幾乎將整個大壑都遮蔽其中。

    這些青色飛劍,正是通過祭煉后,改變了氣息外形的青竹蜂雲劍,平時催動可化為一柄,或者分為九柄,當然若是無所顧忌之下,也可分化為七十二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