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冒險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這九幽域乃是如今這片灰界區域三大勢力中,最為保守也是最為兇殘的一派,一向不允許域外其他種族踏入自己地盤,更何況是仙界之人。書趣樓(www.shuqulou.com)你一旦踏入,若是被發現,就絕無逃脫可能。」百里炎緩緩說道。

    「之前就聽說灰界有三大勢力劃分,但卻並不清楚由何而來,正好請百里道主為我答疑解惑一二。」韓立沒有繼續談論是否要潛入九幽域,轉而問道。

    「也罷,就和你說了吧。在這灰界之中,激進一派是輪迴殿主統領下的諸多界域,其主張整合灰界力量進攻仙域。而當中保守一派則是以九幽域主為首的諸多界域,他們認為仙界之所以不斷滲透力量進入灰界,全是輪迴域作祟導致,因而主張整頓灰界力量,卻不願與仙界發生交集。第三方勢力,則是以黑繩域主為首的一些界域,他們希望維持現狀,既不要主動進攻仙界,更不要內鬥消耗。」百里炎看了韓立一眼,略一猶豫,解釋道。

    「原來還有這一層緣故。只是既然同為灰界力量,為何會對仙界有如此不同的觀念?」韓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問道。

    「這是由不同勢力內的部族組成決定的,其中輪迴域中多三屍仙,對於仙界有強烈的執念,自然想要重返仙界。而九幽域則以本土灰仙為主,主張固守本土,不願與仙界發起爭端。至於黑繩域,雖然成員大都為本土灰仙,卻一方面不滿於九幽域的霸道專行,一方面又對輪迴域的三屍灰仙缺乏信任,故而在其中搖擺不定。」百里炎繼續說道。

    「原來如此。卻不知道友口中的三屍灰仙,又是何物?」韓立有些不解道。

    「厲道友你有所不知,仙界之人在大羅成就道祖之前,要斬三次屍魂,禁斷一切塵緣根念,這斬出來的東西就被稱為三屍,其大多都為大羅修士修行大道上的最深執念,自斬出之時便與本體成為宿敵。又因為種種原因,這些三屍進入灰界,並形成了三屍仙。」百里炎如此說道。

    韓立聽得雲山霧繞,總覺得很多地方存在疑慮,正想開口問時,就見百里炎擺了擺手,繼續說道「這斬三屍一向都是每一個大羅修士的禁臠秘事,輕易不會與人訴說,我離這一步還有十萬八千里,能得到的消息有限,可解答不了你的其他問題。」

    「這麼一說的話,那這九幽域我是無論如何都進不去了?」韓立聞言,苦笑了一聲,復又說道。

    「若是以往,你的確無法混入九幽域,可即使現在有機會混進去,你找到洗煞池的幾率也是十分渺茫,更別說進入洗煞池中,本還就存在著致命的風險。」百里炎搖了搖頭,說道。

    「實不相瞞,我的煞衰之劫十分特殊,之前也已經嘗試過許多方法,根本行不通。這洗煞池或許是唯一能夠助我擺脫煞氣困擾,進入太乙境界的法子了。既然你說如今有機會混入九幽域,我可不願錯過,還請據實以告,厲某感激不盡。」韓立神色凝重的沖百里炎拱了拱手,說道。

    百里炎聽罷,沉默許久,似是陷入了頗為難決的猶豫之中。

    韓立也沒有催促,靜等著他做出決定。

    「罷了,先前所言的許多事情已經涉及諸多秘辛,本不該告知於你,但你畢竟於我有恩,且絕非天庭之人,就都說與你聽罷。我此次來到這『幽禾城』,其實是代表輪迴域來爭取黑齒域加入我們這方勢力,在接下來的『三域會盟』中投我們一票。而三域會盟召開的地點,就在九幽域的修羅城。」百里炎先長嘆了一聲,隨後說道。

    「這麼說來,我就可以藉助此次會盟的契機進入九幽域,若是如此的話,我能否跟隨百里道友一同參加此會?」韓立眼睛微微一亮,說道。

    「三域會盟事關灰界對待仙界的主流態度,十分重要。我如今身負使命,還要去聯絡更多諸如黑齒域這種黑繩域主轄下的中立勢力,來為輪迴域爭取優勢,況且你終究不是真正的輪迴殿之人,我也不能帶你在身邊。」百里炎搖頭道。

    「此言有理,我跟著你的確有諸多不便。既然百里道友此番是來拉攏苗郜領主的,那麼黑齒域肯定是要去參加此會的,我大可跟著他們前去九幽域。」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你當真想好要去九幽域嗎?此番會盟雖然是一次機會,但是九幽各族也必定會加強對聖地的防衛,風險之大你根本無法想象,你可要想清楚了。」百里炎尤有些不放心道。

    「百里道主放心,我自有分寸。」韓立笑著點頭道。

    「呼言道友當年便說你絕非池中之物,他的眼光的確獨到。只是沒想到我們再見面,卻是在這種狀況下。」百里炎見此,遂也不再強求,洒然一笑道。

    「他如今自是快活的緊,我們卻是羨慕不來。好在當年從他那裡學來不少釀酒之法,這裡還有些酒,百里道主要不要喝上一杯?」韓立笑著問道。

    「一杯哪裡夠?十壇百壇都不夠,哈哈……」百里炎暢快笑道。

    兩人相談盡歡,臨近天明之時才告別一聲,各自返回了住處。

    之後沒多久,百里炎就離開了幽禾城。

    當天下午,苗綉再次拜訪魔光,言及要隨父親前往修羅城參加「三域會盟」。

    魔光受韓立囑託,當即表示對這次會盟十分感興趣,也要隨苗郜等人前去參會,順便遊歷一下九幽域風光。

    苗綉對此沒有當場答應,說是要回去稟明苗郜,讓父親來做決定。

    結果沒過多久,她就帶回來消息,說是父親同意了,他們可以一起前往修羅城。

    韓立一開始還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就想通了其中關竅。

    之前襲擊塔木達大會的尼刺陀域,就是九幽域轄下的一個小界域,可見在會盟出結果之前,界域之間的關係並不穩定。

    一路前往九幽域有韓立三人同行,在安全保障方面自然能夠得到大幅提升,他們何樂而不為?

    不過,因為此次大會參加部族實在太多,所以預留出來的集合時間還早,距離苗郜他們出發前往九幽域還有小半年的時間。

    ……

    數月之後,終於到了出發之日。

    領主府大門口的廣場上,停泊著一艘巨大的三層樓船,正是韓立等人先前乘坐的那艘,不過拉車的角馬卻比之前的三頭大了許多,背上赫然都長著三對肉翼。

    韓立三人,苗郜,苗綉,還是一個灰衣鷹鼻男子,一行六人從門口走了出來。

    「三位,我們此番要先去黑齒域的黑齒城,和域主匯合,然後再一同前往九幽域。」苗郜對韓立三人說道。

    「我等只是隨同去看看,苗領主一切照舊便可。」魔光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韓立二人則是侍立左右,沒有說話。

    「此次三域會盟是灰界大事,各域都極其重視。請三位收下這塊客卿長老的令牌,免得被人查問身份。」苗郜翻手取出三塊黑色令牌,遞了過來。

    韓立三人接了過來,翻手收好,口中道了一聲謝。

    「敢問苗領主,從這裡趕到黑齒城,路上要花多長時間?」魔光開口問道。

    「黑齒城位於黑齒域中心位置,這三匹六翼角馬速度雖然比四翼要快不少,但也需要十幾年左右的時間。」苗郜說道。

    魔光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十幾年……」韓立聞言目光微閃,眉頭微皺了一下。

    他來到灰界不過數年時間,體內積累的煞氣便引發了仙竅內煞氣的暴動,若是不想應對之策,十幾年時間估計要暴動好幾次。

    「時辰差不多了,登船吧,請。」苗郜對魔光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待三人上船后,他也登上了樓船。

    灰衣青年走到船頭手中掐訣,拉車的角馬一展肉翼,拉動樓船衝天飛起,很快消失在遠處天際。

    苗綉隨即給三人各自安排房間,還是三人先前居住的地方。

    韓立一進入房間,立刻關上房門,連續布下數層禁制,而後一揮手臂,金色雷光閃過,蟹道人的身影浮現而出。

    「蟹道友,還要麻煩你在此為我看守。」韓立對蟹道人說道。

    說話的同時,他手指一動,一扇銀白色光門浮現而出。

    蟹道人也沒多說什麼,點了點頭。

    韓立對蟹道人微一點頭,身子一晃之下便飛入光門中,進入了花枝空間。

    躲入花枝空間,身體不接觸外界的煞氣,便可以大大延緩仙竅內煞氣的爆發。

    韓立在閣樓一間密室內盤膝坐了下來,翻手一揮,青光閃過後,身旁多出一堆材料,正是肅煞丹的材料。

    肅煞丹其他材料,他上次收集了不少存放在儲物法器里,這次偶然得到玄芷晶石和苦珞花兩樣主材料,終於又能開始煉丹。

    韓立將各種材料一一理順后,並未立刻開始煉丹,而是翻手取出一張地圖,正是黑齒域的地圖。

    他手指在幽禾城與黑齒城之間輕輕劃過,面上露出一絲笑容,然後將地圖收了起來,緩緩合上了雙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