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煞域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就在陰栝手持煞雷長槍即將穿透韓立頭顱之時,其附近虛空忽然一陣激蕩,數條晶瑩鎖鏈毫無徵兆的浮現而出,一閃之下,就紛紛沒入他的腦海,其護體光罩根本無法阻擋其分毫。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他手握煞雷長槍突刺的動作猛地停住,臉上神情頓時凝住,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韓立雙臂之上金鱗翻起,雙拳緊握著朝前猛地一衝,那些纏繞在他身上黑色煞雷被撕扯著拉長開來,上面電光爆鳴,卻終究不斷。

    而伴隨著每一次煞雷炸響,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鑽入韓立體內,令他感到一陣麻木。

    狐三見狀,稍一猶豫后,身形驟然一閃,來到了陰栝身後。

    其單手虛空一握,之前那柄銀鋒長劍再次浮現而出,上面光芒驟亮,陣陣劍氣噴薄而出,朝著陰栝后心直刺而去。

    眼看著長劍劍尖就要刺入陰栝後背,韓立心中突然一緊,忙叫道「快退!」

    狐三聳然一驚,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暴退開去。

    下一瞬,陰栝眉心處浮現出一枚黑色圓珠,烏光大作砰然炸裂,直接將湧入其腦海中的神念鎖鏈崩碎開來。

    其身上隨即陡然生出一股強大氣勢,八道煞雷蛛矛從背後延伸開來,帶著黑色電光突刺向了四周,狐三若非退離及時,便要被這蛛矛當場刺穿了。

    陰栝身軀微微顫動,卻並未有進一步的動作,似乎剛剛從神念囚籠中掙脫開來,神識還有些遲滯,只是基於自我保護才釋放出了那八根煞雷蛛矛。

    韓立見狀,心念一動,懸於身後的玄天葫蘆口處綠光一閃,忽然響起陣陣「滋啦」之聲,緊接著,一片燦爛奪目的銀色電光從中噴涌而出,化作一片雪亮電網將他籠罩了進去。

    這銀色雷電不是他物,正是韓立在銀色雷池中洗煞之時,用玄天葫蘆收集而來的,先前打退陰栝那道銀色箭矢,也是自葫蘆中激發而出。

    不過有些可惜的是,這玄天葫蘆對於這洗煞池中的雷電耐受有限,盛裝銀色雷電已經冒了會損傷葫蘆靈性的風險,韓立就更不敢嘗試引入那金色雷電了。

    只見銀色電網與黑色煞雷交織一片,冒起陣陣煙霧,那些纏繞在他身上的黑色雷電頓時消解大半。

    韓立雙臂再次一振,這才掙脫了開來。

    時至此刻,已經不能再退了,他身上金光一閃,身形急速前掠百餘丈,直奔陰栝而去。

    而此時陰栝也已經恢復了神識,察覺到韓立近身而來,身外八根煞雷蛛矛同時前刺而出,在身前彙集一處,當中凝出一團人頭大小的黑色雷球,朝韓立飛去。

    那黑色雷球之上,並無多少雷電外溢,看起來貌不驚人,但內里卻有數十條迷你的龍形雷電游弋不止,只待雷球破潰之時,一衝而出。

    韓立心中一凜。

    他能夠感受到了雷球的異樣之處,但身形仍是半點不停,手腕一招,取出那柄天狐化血刀,雙手一擎地朝著陰栝當頭斬下。

    其體內仙靈力飛快湧入長刀之中,刀身之上血紋大亮,一股狂暴的刀勁從中爆發而出,裹挾著從中湧出的刀光,凝成了一道猶如實質的巨型刀影,斬落在了那黑色雷球之上。

    洗煞池邊緣,石穿空已經恢復了不少,正盤膝坐於原地手握仙元石汲取著仙靈力,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神色。

    經過銀色雷池洗煞的韓立實力明顯大進,眼下這一刀的威勢,已經不亞於之前他們幾人聯手斬斷第一根鎖鏈的時候了。

    「轟隆」

    刀光與雷球撞擊在了一起,一聲震天轟鳴驟然響起!

    一片黑色雷光如同火焰一般炸裂開來,引起整個巨廳一陣劇烈顫動。

    就連陰承全和柳岐老祖都被這邊的動靜吸引,忍不住偷眼朝這邊望了過來,啼魂更是為韓立緊捏了一把汗。

    只見雷球之上綻放出來的劇烈雷光里,道道雷電蛟龍的影跡掙扎不已,被天狐化血刀死死壓制著,無法掙脫出來,只有些許殘餘電芒,不斷朝韓立這邊外溢過來。

    韓立握刀的雙手顫抖不已,渾身上下被道道煞雷不斷劈打,冒起縷縷青煙,其口鼻處皆有道道血跡,好似小蛇一般蜿蜒流出。

    可他仍是牙關緊咬,氣力絲毫不輟,甚至一點一點將刀身朝著下方壓了過去,陰栝背後的八根蛛矛竟被一點點壓得彎曲了回去。

    陰栝面上獰色頓現,嘴唇上下開合吟誦片刻,一雙灰白眸子里忽然光芒一閃,眼眸深處竟然隱隱有一道蟲影浮現而出。

    幾乎與之同時,韓立識海之中那隻形似蛞蝓的幽魂蟲,在沉寂良久以後,身上突然浮現出一片古怪符紋,竟然再度蠕動了起來。

    「再來嘗嘗那份久違的痛楚吧!」陰栝冷笑一聲,僅剩的一臂五指自虛空一抓而下。

    五道黑光從指尖源源不斷飛射而出,穿過前方的黑色煞雷,直奔韓立而去。

    「給我禁!」韓立眉頭緊蹙,嘴角卻是微微一撇,口中暴喝一聲。

    話音落處,其識海之中煉神術急速運轉起來,纏繞在幽魂蟲身上的神念晶鏈頓時收緊,另有數道更加纖細卻光芒凝實的晶鏈自虛空生出,直接刺穿了幽魂蟲的身軀,縱橫交錯一般將其釘在了原地。

    這些晶鏈之上陣陣強大的神識之力附著,上面浮現出一枚枚細小符文,竟是再次將蠢蠢欲動的幽魂蟲給死死禁錮住了。

    而那五道黑光飛襲而來之時,方一靠近韓立頭顱,就被一股陡然爆發出來的強大神識波動,給直接衝散了開來。

    「怎麼可能?」這一下,陰栝是真的驚訝萬分了。

    對於幽魂蟲的厲害之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可眼下韓立的神識之力,在五層煉神術的加持之下也已經今非昔比了,加之在前面三座雷池中的洗禮,令他已經能夠反制於幽魂蟲。

    韓立神色不變,身上仙靈力再次鼓盪而出,雙手緊握著刀柄奮力一壓。

    支撐著黑色雷球的八根蛛矛終於抵受不住,紛紛被刀光沖開,那枚黑色雷球也被一刀斬為了兩半。

    韓立見狀,瞳孔突然一縮,眼前出現了十分詭異的一幕。

    只見天狐化血刀直落而下,陰栝從頭顱顛頂開始,一路由胸腹向下,浮現出一道明顯黑線,身軀裂成了兩半。

    「區區半步太乙修為,能逼得我以煞靈替死,足以引以為傲了,可惜也就僅此而已!」陰栝已經分裂兩瓣的嘴巴,詭異開合著說道。

    緊接著,其身軀之上黑光爆閃,竟然「嘭」的一聲爆裂開來,化作一種介於黑色煞雷和實質的虛實相合的狀態,化作了一片雷電光幕瀰漫開來。

    與此用時,那黑色雷球也猛地爆裂開來,盤踞其中的雷電蛟龍虛影,頓時如脫韁野馬一樣沖了出來,直接撞入了韓立懷中。

    韓立身上玄龜鎧甲再次浮現而出,卻根本抵擋不住半點,與雷電蛟龍接觸的瞬間就直接崩潰開來,身軀之上好似擂鼓,爆鳴不斷。

    大片血花呈噴射狀爆裂開來,不等灑落,就被雷電擊打成了一片粉霧。

    韓立手中長刀墜落,口中竟是連一聲慘呼都發不出來,身軀更是如狂風暴雨中的一葉孤舟,任自飄零。

    狐三遠遠看著這一幕,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主人!」啼魂更是顧不得再與陰承全分魂糾纏,就想脫身而出。

    「想去救人,痴人說夢……」陰承全分魂臉上堆滿了笑意,阻攔了上去。

    這個關頭,他哪裡肯放啼魂前去救主?

    「滋啦啦……」方才擴散開來的那片煞雷光幕四下一合,化作一道方圓數十丈的黑色光幕圓球,將韓立整個人包裹了進去。

    圓球凝實無比,幾乎完全不透光,裡面煞氣濃郁,雷電轟鳴,一道道粗壯無比的黑色雷電如一根根雷電繩索將韓立四肢和脖頸纏繞,扯出一個大字,懸浮在半空中。

    其身前不遠處,一團黑色煞雷凝聚而出,重新化作了人形,正是陰栝。

    「你小子身上真靈血脈不少,其中還有雷鵬真血,加之一身旺盛血氣,若是被我以煞雷徹底煉化,想來就能彌補我此番廝殺的消耗了,說不定連我的境界也能進一步夯實。」其緩緩飄向韓立,臉色異常蒼白,一副消耗過劇的樣子。

    說話間,其身形暴漲至十數丈高,小腹處突然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彷彿從中憑空生出來了一張黑漆漆的巨口,猛地一吸,就將已經傷痕纍纍的韓立吞入了腹中。

    「煞域,主人小心!」

    啼魂發現韓立的氣息陡然消失,連忙扭頭去看,卻只看到了那個巨大黑色圓球,結果她才剛一分神,就被陰承全分魂單手一揚的掀飛了出去,砸在了巨廳牆壁之上,直接嵌入了山壁內。

    僅僅數息之後,黑色圓球上雷電噴涌,絲絲縷縷煞雷電絲翻飛而出,繼而逐漸變得透明起來,陰栝的身影從中浮現而出。

    「厲道友……難道我石穿空,真要葬送於此了嗎?」石穿空見韓立已經消失不見,心中嘆息一聲,眼中也閃過一絲絕望。

    只見陰栝手掌一招,所有煞雷電絲從四面八方彙集到了他的手心,其凝聚出的煞域也隨即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