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2撒蜜撒狗糧(2更)

作品:《最強軍寵:蜜愛狂妻

    姑姐頻頻挖苦,她想狠狠反擊,可她知道,無論她說什麼,蘇欣怡都有辦法反擊回來。書趣樓(www.shuqulou.com)

    到最後,更加丟臉的只能是她。

    這還當著姐夫的面呢,這些事傳到雲家,只能給雲菲菲解恨。

    看到兒媳的窘態,江曉琴真是恨鐵不成鋼,更氣她竟然被秦念那個臭丫頭比了下去。

    「慧妍身懷有孕,一直不舒服,孕吐的那麼厲害,哪有精力畫什麼設計圖。要我說,女人嘛,還是相夫教子比較重要,事業什麼的,沒必要那麼拼,你們看哪個豪門太太出去拼事業了?」江曉琴的目光落在紀璟睿臉上,「紀少,你說是吧?」

    她認識的豪門太太,的確沒有一個出去拼事業的,都在家裡相夫教子,平日里閑著無事,要不就是逛街買買買,要不就是旅遊玩玩玩。

    平日里豪門太太的聚會,大家談的都是奢侈品牌最新款,或是哪裡各自子女的教育問題,還有其他家族的一些八卦。

    誰會談事業呢?事業,自然是有男人去拼的。

    豪門太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保養得年輕,這樣才能斗垮外面的小三小四小五們,再不濟,至少要保住自己原配太太的位置。

    像秦念這樣,有t市第一富少求婚,以拼事業為理由不答應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得不說,這丫頭就是沒有遠見。也是,如果她真的有遠見,當初就不會和兒子分手,現在頭疼的只能是自己。

    江曉琴說的也是實話,除了蘇奶奶,在場的其他女人,的確沒有去拼事業。

    蘇欣茹嫁入雲家之後,便在家學習繪畫、書法和舞蹈,也沒有去公司工作,蘇欣怡也是一樣,大學畢業以後,就呆在家裡,從不去秦氏。

    江曉琴就更是了,她嫁入蘇家二十幾年,生了三個孩子,這一輩子都是圍著孩子老公轉的。

    她們都不了解秦念的想法,或許是受到媽媽經歷的警示,讓她看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女人只能靠自己,不能靠男人。

    是,她現在和璟睿感情很好,可凡事都有萬一,若是某一天,但其中一人變心,離了婚,一直在家中做全職太太的她,就會淪陷入一種凄慘的境地。

    沒錯,她相信就算璟睿有一天變了心,也不會對她太苛刻,自會給她一筆錢。

    可以她的自尊自傲,是絕對不會接受的。

    再者,就算真的拿了那筆錢又如何呢?錢總會有花光的一天,人如果閑了下來,就廢掉了,在想拼搏努力就難了。

    與其到時候再逼著自己工作,不如從現在起就打造自己的名氣和影響力,她始終相信,一個女人的魅力,來自於她的自信和底氣。

    這種自信和底氣,並非是容貌帶來的,而是卓越的工作能力和獨立的人格魅力帶來的。

    秦念的目光下意識落在紀璟睿臉上,不知他會給出怎樣的答案,畢竟對於男人來說,多數還是希望老婆不要太強勢的。

    「我全力支持小念的工作,她是一位非常有才華,有靈氣的設計師,我相信,日後她一定會成為全國時尚圈甚至是全世界時尚圈的著名設計師。一個男人對女人最大的愛,就是滿足她的心愿,小念一直希望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設計師,我愛她,就會在背後默默支持。」紀璟睿說話的時候,琥珀色眸中全然是寵溺和愛戀。

    蘇欣茹、蘇欣怡都露出羨慕的神色,人生若能得這樣一個男人如此青睞,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江曉琴本想借著紀璟睿打壓秦念,告訴她別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設計師。

    卻沒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倒更給了秦念臉面了。

    「我和念念的想法就不同,雖然我也去秦氏工作了一陣子,但我的重心還是在家庭在孩子上,男人娶女人回家,可不就是希望她做賢內助的嗎?成日里出去拋頭露面,無法照顧家裡,那家中豈不會大亂?」秦慧妍出言挑撥。

    現在不是有一句話說,年齡差距、家庭差距都不足以讓兩人分開,唯有三觀不同,會成為兩人在一起的巨大阻礙。

    看秦念這樣拼搏,她就知道秦念是女強人型的,想發展自己的事業,那麼,她只需挑撥的讓紀璟睿希望秦念以家庭為主,兩人自會產生矛盾,距離分手的那天也就不遠了。

    大家都聽出了秦慧妍的挑撥之意,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只有江曉琴,淡笑著點了點頭,兒媳這話,總算是有點功底了。

    「誰說女人的重心必須是家庭?若是小念希望發展事業,我完全可以以家庭為重,作為總裁,只需培養好手下,偶爾做個關鍵決策就是了。」他溫和一笑,握住秦念的手,「再說,我們家一直都是我做飯的,小念愛吃我做的飯菜,其他的家務自有傭人去做,我覺得只要我足夠愛小念,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我只希望她開心,無論她做什麼,我都會支持。」

    這句話,算是戳了秦慧妍的心窩,她的臉色登時難看了起來。

    這是在告訴自己,因為蘇宇軒不愛自己,才會希望自己做賢妻良母嗎?

    「哎呀,好甜蜜啊,念念,真羨慕你。」蘇欣怡一臉嚮往,便將擇偶標準,偷偷的換成了紀璟睿這款。

    「聽你這麼說,我也就放心啦,我把念念當親孫女,希望她幸福快樂,璟睿啊,你以後可要好好對她,否則,不僅秦家不幹,我這個老太婆也不答應。」蘇奶奶感慨道,她意識到,秦念這是真的要嫁給紀璟睿了。

    眾人都笑了,只有秦慧妍和江曉琴對視一眼,只覺得無比受挫。

    兩人都不受老公重視,秦慧妍自不用說,連蘇宇軒的面都見不到。江曉琴這好歹給蘇文昌生了三個孩子,把家裡照顧的很好,可他卻忙著在外面陪小三小四,平時很晚才回家,六日也總往外跑。

    別說是親手做飯給自己吃,就是想找他說說話,他也總是一副不耐煩的神色。

    她本以為,其他的豪門太太過的也都是這樣的日子,男人嘛,總是花心的,特別是有錢的男人,難免那些鶯鶯燕燕會主動貼上來。

    她從沒想過,豪門太太還可以有這樣的待遇,老公會親自做飯給老婆吃,還這樣支持老婆的事業,滿足老婆的所有想法。

    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是t市第一富少,他這樣有錢這樣有地位,依舊如此寵老婆,怎能讓人不嫉妒?

    江曉琴和秦慧妍都嫉妒的要死,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哀怨的情緒。

    兩人挑撥不成,反而把自己氣了個半死。

    「念念,璟睿,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辦婚禮?到時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反正我在家裡閑來無事,可以幫你們張羅。」蘇欣茹含笑看著二人。

    她和秦念感情本就很好,現在秦念要成為紀太太,就更要常來常往了,雲家和紀家雖然同為七大家族,聯絡卻不多。

    若是因著這樣的關係,兩家公司能夠多一些合作的可能,對老公的事業也會有大助益的。

    「婚禮的時間和一切安排,我都聽小念的,我這個人,是老婆最大的。」

    秦念詫異的看了紀璟睿一眼,他說起這些話來,絲毫都不覺得尷尬的。

    不是都說男人不願意在外人面前說自己怕老婆嗎?他倒是主動承認了這點。

    蘇欣怡半眯著眼睛,微笑著點頭,面露神往,這口狗糧伴著甜滋滋的蜜,她先干為敬了!

    「婚禮的事,再等等吧,最近公司很忙,而且我還沒有畢業。」秦念淡然道。

    最重要的是,在沒有查明當年的真相之前,她沒辦法安心結婚。

    只有還媽媽一個清白之後,她才能安然迎接自己的幸福。

    ------題外話------

    米白賣蜂蜜啦,紀少牌蜂蜜~!

    紀少奸商……

    感謝寶貝們投的月票,感謝陝西人的媳婦送的花花